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57、精明过人的办公室曹主任被调走  

2012-05-08 19:28:42|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我刚调到法院当会计时,领导我的办公室主任曹云祥原来也造过老朱的反。曹主任是本地农村出身,他身材中等下颌稍尖,一双眼睛小而锐利,鼻梁中段微微弓起,与人交谈时笑容常挂,颇有城府,处理事情果断明快,十分干练。那时法院总共只有三四十号人,除了刑庭、民庭与法庭之外就是办公室,所以那办公室等于是不管部,从档案、财务、总务到信访、法警都在办公室,连当主任的也要身兼多职,那时法院的大印就由曹主任专管,任谁过来盖印,都得把文件内容瞅真切了才给盖上,同时还要在登记本上记一笔以备考。那时院里只有一辆旧式军用吉普,专用于提押刑事罪犯开庭及供院领导外出,我和曹主任到浦东去办事都要骑着自行车,沿沪闵路转北吴路到曹行,乘轮渡过了黄浦江,再上岸骑行到杜行法庭。有一次我和曹主任骑车从杜行去鲁汇乡政府办事,经过一座两旁没有护栏的仅用两条花岗岩条石铺成的狭窄石桥时,那曹主任一马当先,骑在前面顺顺当当就过去了,我跟在后面晃晃悠悠骑到了桥中央,看着桥两边的涌动河水心里竟有些发虚,结果车把左右扭动,前轮瞬间就滑向了石桥外沿,幸亏插队时骑车运货练就的车技还在,于是我一把揑紧刹把屏住车身,立刻拔腿从车上跳将下来,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我想这人生路上就象这骑自行车过小桥,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呵。

在我调到法院担任会计后的第二年,从部队来了一批营连职转业干部需安排,于是曹被免去办公室主任调去北桥法庭工作。曹主任是个明白人,知道朱院长对文革造过反的他仍存有提防之心,对于朱院长把我这个交通局过来的“心腹”调到办公室并提为副主任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是心知肚明。所以对自己可能调离办公室甚至调离法院,都早已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后来他先被调到北桥法庭当了一阵子负责人,后来县司法科升格为局,提出向法院商调干部时,他和王利生、任汉丞、王琴秀等其他几位同志便先后调去司法局(这些人都很看重法院工作,对于调离法院心有不愿,所以对朱很有些意见),多数去当了公职律师,曹云祥则去当了公证员(后来曹因公证工作出色,1988年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法院还请他回来作事迹报告)。在决定调动这些造过反的法院老同志时,班子里各位领导在会上讨论时都表示同意,但私下里说起时,也会说老朱对犯错下属不够宽容(这话是对的。但老朱的性格就是恩仇分明,有账必算。回法院掌权后如不出手修理文革时挑头的造反派,那就不是他老朱院长的作为了。回头想想如老朱院长这般文革遭灾老干部重掌权柄时清理机关造反派的“无毒不丈夫”、“辣手坐乾坤”,大概也是中国政治生态中的一种有效活法吧)。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