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94、手术后留在血管内的55厘米钢丝  

2012-07-17 18:25:42|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过五旬的汪女士是个急性子,她在家吃鱼时因吞咽过快,不慎被一根硕大鱼剌卡在喉咙深处而手脚痉挛,无法言语而痛苦万状,于是被子女急送市五官科医院诊治。医生为确定鱼剌滞留位置而让汪去拍片时,放射科医生在查明汪喉咙中鱼剌所卡位置后, 还在汪的颈部以下至胸腔、腹腔处,惊讶地发现有一根前端弯曲,后段呈直线形的高密度阴影。经多角度拍片比对,医生依据其经验判断,在汪女士深静脉血管内隐藏有一根长约55厘米、直径约1.5毫米的钢丝状物体。经急诊医生治疗,汪女士喉咙里的那根鱼剌立马被拔掉了。但她静脉血管内隐藏的那根55厘米长钢丝,却让汪一想起来就寝食难安,更加担心害怕起来。

因为拍片医生提醒她这钢丝有可能是医院做导管手术时遗留,汪女士才回想起五年前的那个暴雪天,她因在家突发急性哮喘而生命垂危, 于是呼叫120救护车急送本市某综合医院抢救。当时医生为建立抢救用静脉通道,当机立断给她做了右股深静脉穿剌并插入导管输入药液。但等她出院时,医生并未说过有钢丝遗留在她体内, 出院小结中也无相关记录。于是汪女士拿着五官科医院所拍片子,到某综合医院去找医生询问。医院起先说手术资料一时找不到,后来又推说该钢丝不能排除是汪在其他医院治疗时遗留。投诉无门的汪女士急得没法子,就写下了一纸诉状递进上海某区法院,要求该综合医院把术后遗留钢丝取出并且赔偿其损失若干万元。

在法院诉调对接中心里受法院委托专门调处医疗纠纷的调解员老赵, 是一位身材魁梧, 见多识广, 资历很深的退休外科主任医师。他先搬凳倒茶, 请脸色惨白, 气喘唏嘘的汪女士坐下来,先休息一会静静心。自己再戴上一副高级老光眼镜, 拿起汪带来的摄片抵近荧光灯前仔细一瞧, 虽然他当了几十年医生已见多识广,也被片子上那根从颈下直抵骨盆,纵贯于病人胸腹部的长长钢丝吓了一大跳。他阅读了汪在某医院多年来的所有病史记录,并问清楚汪从未在其他医院做过导管手术后,便基本断定其静脉血管内的细线状异物, 应是某综合医院在五年前给汪做右股深静脉导管手术时插入的前端导引钢丝。

在手术台上站了几十年的赵医生知道, 重症抢救室医生按照急救手术规范, 本应在后续硅胶导管插入血管后, 先拉出其前端的导引钢丝, 才能给病人输入药液,但因手术台上的医生护士在手术时不慎让导引钢丝滑脱而掉落于病人静脉血管内。赵医生想联系原手术医生了解有关情况,不料当时的手术医生和护士在导引钢丝掉落病人静脉血管后, 知道必将危及病人生命而闯下大祸,于是未向院方如实报告即辞职离开了医院, 院方也无法再与他们取得联系(该医生毫无医德可言,如汪女士因此而丧命,其将于心何忍)。也幸亏汪女士心慈向善,天南地北见庙烧香而命特别大,五年前落入她静脉内的那根长钢丝,随着血液的流向往心脏方向移动后, 其前端已扭曲躬身而止步于心脏致命区域外。所以这五年来她虽然常因心虚气短、嘴唇发黑等症状而多次去医院治疗,仍然因钢丝暂栖于深静脉粗血管内而十分幸运地苟活了下来。

赵医生知道这属于一起罕见的医疗责任事故,于是立即寻求市医疗鉴定委员会支持,请他们出面找某综合医院进行交涉。某医院在事实面前已无法自圆其说,只得承认汪体内钢丝可能是医生手术失误所留,并同意为汪取出滞留其体内长达五年的导引钢丝。但汪女士体内的那根钢丝, 当年掉入时容易,五年后想取出时却极为困难。她先后跑了本市多家顶级医院都被婉言拒绝,其原因并不是手术难度而是手术后的风险。在赵医生的积极推动下,中山医院为汪女士组织了专家会诊,认为该钢丝在当初刚掉入深静脉时完全可以手术取出,现在其在汪血管内已滞留五年而粘附有许多粥样斑块杂物,若手术取出时必有斑块杂物会脱落游移于血管中,术后反而可能造成心梗、脑梗而风险极大。专家权衡利弊后认为汪体内钢丝因落入时间过长已不宜取出, 还是以维持现状保守治疗为好。

汪女士是个通情达理的知识女性,她经专家详细释明后,便不再坚持要医院取出其体内钢丝。于是纠纷的争议焦点便集中于事故性质认定及损失赔偿方面。某医院嘴上虽还说不排除汪在其他医院手术遗留的可能,但是对钢丝的真正来历已是心中有数,所以表示愿意在法院诉调中心的调解下, 就补偿问题与汪女士进行协商。赵医生根据汪女士的病情,比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中关于“手术器物落入消化道需开腹取出”的医院全责情形,认为应属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双方都表示同意。医院在调解中对受害汪女士表达了深深歉意,除退还有关诊疗费外,并愿意一次性赔偿给汪医疗费及精神抚慰金十余万元。汪女士也在法院调解书上签了字,表示其收款后该医疗纠纷就此了结,保证今后与医院之间再无纠葛。事后汪女士还专程给法院诉调对接中心送来了一面锦旗,感谢赵医生在调解中“秉公执法,一心为民”。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