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12、当年的几位老领导  

2012-07-25 14:27:3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此期间,自己除得到新老院长的诸多工作支持帮助外,还得到党组其他老领导的指教帮助和耳提面命。如金兴生副院长是诸翟、新泾地区的地下党员,解放后长期在法院任职,文革中被下放到虹桥卫生院工作,打倒四人帮后才归队法院搞冤假错案平反。金副院长个子较高,身板硬朗,五十好几的人了,走起路来快步如飞连小伙子也赶不上。他分管刑事审判可称驾轻就熟,长于处理疑难复杂案件,在讨论案件时一言九鼎,是法院刑案审理的定海神针。他老伴是纺织厂老工人,家里的五朵金花已成家立业,所以家里衣食无忧,经济宽裕,在工作之余闲不住的他最喜欢养花种草,藉以劳动身体和愉悦心情。法院搬迁到莘松路、莘建支路口的新楼后,他在院子里的花坛和围墙边空地上荷锄翻地,拣砖拔草,种上了各色玫瑰和鲜艳月季,秋天还在大门台阶上摆放各色菊花盆景,把法院大院子拾掇得格外漂亮。

周体耕副院长家住颛桥乡下,解放前因家中贫寒,自小托人介绍,到七宝老镇上的绸布店里当学徒,自然也认识当时任七宝副镇长的我父亲。他解放后参加工会工作,后来经干部文化培训,分配去上海水上法院工作,此后又调至宝山县法院任职。因为工作单位离家太远缺少照顾,他从宝山副院长任上降职调任上海县法院民庭庭长。此后县里给他落实政策,任命其为民事副院长才一年多,他就主动让贤并力荐民庭庭长潘福仁接他的班,为老同志急流勇退提携新人作出了良好榜样。因为长期在法院忘我工作,老周退休后不久便得了重症糖尿病,现在双目视力已几近于零,全靠家属子女给予照料,当我上门去探望他时,老周听出了我的声音就乐呵呵连说谢谢,还和我一起回忆当年法院里发生的长短故事,回味当年一起共事时的那份相知和情谊。

张龙生副院长是老公安出身,他自小是苦孩子出身,加上长年在公安搞侦查预审工作熬夜过多,所以五十多岁已得了高血压、冠心病等,一张面孔虽比较白,但时常带有些浮肿。由于其老伴的身体更差,所以家里的煤气灶上天天要熬药罐头,家里充满了各色中药的清苦味道。因有病老伴终生不育,所以领养了一个男孩。当时县里让五十好几的他从公安预审股长升任法院副院长,也有在身体上家庭上照顾他的意思。那时他分管政工和办公室工作,是我的顶头上司和直接领导。庄院长升任一把手前,他还受县委组织部委托,去海军部队了解过庄的表现。每当我处理办公室工作因缺乏经验而出现疏失不周时,他总是帮助承担责任并多加指点。各位老领导对我那么多年的言传身教至今历历在目,使自己在此后法院工作中受益多多而难以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