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13、机智能干的潘福仁院长  

2012-07-25 14:35:2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这里还得特别表述我的同学兼领导潘院长。潘当时分管经济审判和执行工作,他业务熟悉而且记性特好,在案件讨论中对相关法律和上级规定能随口说出。当年安徽芜湖市工业贸易公司拖欠马桥电缆厂三十余万债务拒不偿还,判决生效后,芜湖市政府为了逃避债务,下令将工贸公司撤销并进行清理,公司所有银行账户均被当地工商局冻结。后来潘得知该公司在深圳市罗湖区湖贝路建有一幢7层楼,尚有2层楼面的产权仍归该公司所有时,便带队赴深圳冻结该房产并请当地法院协助拍卖(当时异地委托拍卖被执行人房地产在全国法院系统尚无先例)。接着芜湖市政府发来电报及派员来沪交涉,坚称该房产由市政府集资筹建,产权归市政府所有而提出执行异议,强烈阻挠法院拍卖。但潘顶住压力将拍卖进行到底,结果以40万元价格将该房产绝卖给罗湖区房管局,依法保护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潘当了领导一点没有官架子,对上对下都能友好相处。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很喜欢与同事结对打扑克“八十分”,他打牌时最擅长于不动声色地斜眼侧目,偷瞄座位两旁对手手中所握的牌,有时还会趁对手专心于自己手中牌之机,于一刹那间以极快极小极隐蔽的手上动作,往桌角的废牌丛中塞掉其坏牌和窃取好牌。如果偶尔被人看破而遭当场活逮,他便会把手中的牌统统塞进桌上的废牌堆里以湮灭罪证,并嬉皮笑脸地否认自己作弊。但接着会殷勤地重新洗牌,放软档哀求对方说“重新再来,重新再来”。

他打牌中的撒赖特技,有时还会移植到酒桌上去。他与人喝酒总说先干为敬,但是他喝了满盅白酒有时会含在嘴里并不下咽,趁同桌人稍不注意时,便拿起桌上小毛巾佯装擦嘴而暗吐其上,或者端起面前杯盆佯装喝汤、弃物而悄悄吐于其中。所以当他在桌上勤于换手巾、换杯盘时,你拿过来一闻便会有刺鼻酒味。当然我们都知道,潘在打牌喝酒中的这些作弊伎俩全然无涉人品,他实际上是藉此方式放下其为官身份与民同乐,以图在欢乐和谐气氛中和同事部下打成一片。

1992年区县合一前,他调任高院民庭庭长后,因高院中层干部当时不配备工作车,他每天从郊区赶到福州路外滩上班,交通十分不便,便向我院暂借了一辆苍梧小面包车。一次他因公事开苍梧车往闵行方向去,途经正在维修的北桥路段时,因为平时开车太少,车技有些臭,在与狂野卡车迎面交会时心慌意乱,一把方向避过了头,结果把车子侧翻在正在维修的公路路沟里。幸亏他命大福大,灰头土脸地爬出来时,身上的零件居然都完好无损。
    潘从部队复员后结婚比较早,找的对象是道道地地的农村姑娘。她起先在生产队务农,后来一直在社队企业里打工。潘鼻梁笔挺眼睛黑亮,两耳肉坠很有福相,
再加上天生的波浪卷发,在机关领导中显然属于美男。而其妻虽五官端正,因农村出身缘故,则皮肤偏黑,不爱打扮,人过中年以后,夫妻俩的形象落差越来越明显。后来潘一直在法院当领导,身边难免有年轻美丽女同事围着打转,但他在私生活方面比较严谨正派,恪守“糟糠之妻不下堂”之祖训,为官多年从未被桃色传闻缠身。

他调到高院民庭后,不但把全市民事审判工作搞得有声有色,还为市高级法院在上海县联系购买了一批最贴近徐汇区、长宁区的低价房源,解决了高中院许多干部的住房困难。所以高院惠熙荃副院长对他高度肯定并赞许有加,多次对庄院长说感谢基层法院给高院输送来最优秀人材。后来香港回归前,中央要求上海选送一批青年政法干部去美国脱产学习,拟为中英谈判如果失败后的中方接管香港法院,在干部工作上做好准备。他作为青年后备干部的领队赴美学习后,因中英谈判取得成功,香港实现了和平回归,所以回国后先后担任市一中院副院长、浦东法院院长、市高院副院长和市一中院院长,最近因年满六十而改任市政协常委及社法委副主委,就司法工作方面组织专题社会调研。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