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17、党组织找我严肃谈话  

2012-07-27 11:03:25|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老王以副营职转业时年纪稍大,他个子中等,走路有点慢,脸色有点黑,近视有点深,他无论办案子写文章都拿得起来,管人、办事也都行,其个人能力及工作敬业,在这批军转干部中应属头挑。但这人性格有点怪怪,平时天还没怎么冷,就习惯于把双手拢在袖筒里,说话总是不紧不慢、不阴不阳的,但一旦说出口来,总能把人家憋得半死,在军转干部中可算最有心计而被人戏称为“刁德一”。所以他能力虽然较强,但他的阴冷个性以及常给领导提意见、泼冷水,却使大小领导都觉得难以消受而敬而远之,使其虽有才略而难遇伯乐。后来高院要求基层法院增配力量加强调研,院里就将老王调到办公室来当调研组长并负责编写调研刊物,工作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这些军转干部长期受极左路线熏陶,他们对于象我这种原黑六类子弟担任法院党组成员和办公室主任并管着他们,在心底自然很有些不爽。加上我平时喜欢有话直说,干脆利落,而老王总是说话不疾不徐,显得城府很深,所以相互间还有些个性冲突,看对方都觉得有些不顺眼。

当时我正作为青年后备干部在考察(已参加过县党校干训班),组织上接到老王对我表态问题的反映后,自然要进行调查,我并不因为当时没有正式会议记录而否认自己讲过这些话。事后党支部、党组会上数次让我谈思想认识,庄院长也为我向县里和高院解释过,尽力帮我淡化“讲话门”事件的不利后果。当时我还写了一份关于检讨自己敏感事件思想认识过程的书面材料,庄院长还动手帮我斟酌字句加以修改。虽然各级领导都说我只是一时的“思想认识问题”,有关认识材料也不放进档案袋,但此事的政治阴影在以后数年仍然笼罩着我(当时组织部门有相熟的同志提醒我,说涉及此事的思想认识问题可轻可重,如果往政治立场上看,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并不亚于“文革三种人”)。当时与我年龄、能力相仿的其他基层法院后备干部都先后提任为副院长,县委组织部此后也曾提出过关于我的任职动议,可是市高院那里却回话说,对我还要“再好好观察一个阶段”。

我所遭遇的政治事件表态风波,一方面反映了我政治上的不够成熟,另一方面也折射了当时党内存在的不健康政治生态。实际上党员在党内会议上敞开心扉谈思想认识,即使有不妥当之处或确有错误,也应该在会上展开批评或会后交换意见,但偏偏会有人记录下来并去举告。这种党员之间有关政治立场态度方面的窥探和举告,从党的历史来看,其远可追溯到解放前抗战时期由康生在延安所搞的“干部抢救运动”,近可观察解放后反右斗争中的“引蛇出洞,一网打尽”策略,最后则是在“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十年文革达到了无与伦比的最高潮。所以纵观过往历史,再往大处想想,文革中有太多太多人在整人、算计人方面的走火入魔,应并非其本人的人格卑下所致,主要还是那时整个社会已扭曲了人性,泯灭了良知,才在彼时中国制造出了诸多匪夷所思的“政治动物”。到文革结束后阶级斗争虽已少提,但长期以来社会及党内存在的相互提防、相互算计之阴风恶习不可能完全消退,我所遭遇的讲话门事件,只是此类政治恶习的回光返照。现在中央提倡党内和谐与社会和谐,已标志着对党内这段病态历史的诀别。俱往矣。所以我自应收起那份久藏心底的反感,多想想人家工作方面的优点和长处,淡看以往波折,一笑泯“恩仇”。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