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30、撤并中六位副院长的去留进退  

2012-08-04 12:37:12|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上海县法院与老闵行法院各有三位副院长,撤并后只能保留三位副职,所以区委根据市委撤并文件精神与市高院进行协商,要求高院对部分副院长在法院系统内另行安排。市高院领导因对我的调研写作能力印象比较深刻,所以先提出调我去高院办公室工作(实际在八十年代高院办公室设立综合科时,当时的高院分管领导就有意挑我去当综合科长,因院领导不放而未去)。那时因高院的收入比上海县法院低不少,上班在福州路外滩又很远,而且那时我女儿才五六岁需要照顾,所以在我得知这一消息后,就向庄院长及高院有关领导表示家庭有因难而要求留下来。后来高院经研究,就改调各方口碑很好的潘福仁副院长去高院民庭工作。当时已明确为区委副书记的黄玉凤及常务副区长的余正余都是上海县老领导,对市里改调潘去高院工作却有不舍之意(乔是曹行农民出身,潘文革时在大队蹲点时,曾是乔的入党介绍人)。乔还代表区委专门找潘谈话,说高院去与不去潘可自选,如不愿去,可调任区里的局行正职。潘的党性一直比较强,他经考虑后表示服从市里作出的安排,自愿去市高院工作。从此潘便一路顺风提职升官,走上了个人进步的康庄大道。

在潘副院长确定调高院后,因庄院长已内定为正院长人选,所以根据新班子中区县干部留用的平衡原则,上海县副职中剩下的我和谈副院长两人中,还得安排一人去区里工作。谈副院长与我一样个性比较强,工作中亦有不少令庄院长皱眉之事。而且他过去在组织部工作期间,对庄的个人档案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所以区县合一时庄院长仍对其心存忌惮,所以区里在征求庄意见后,便将谈副院长另行安排到区民政局所办的施达实业公司任副总经理(后担任局党委副书记,解决了正处职级)。

老闵行法院的郭院长调浦东法院后,剩下姓黄、姓孙、姓纪三位副院长中须有一名调区里工作。其中黄副院长能力很强,排名靠前,起先区委想安排老闵行的黄、纪两位副院长进班子,把无党派的女孙副院长另行安排到区其他部门工作。不料无党无派的孙副院长有所风闻后,竟直闯区委包书记办公室,当面力陈其若干理由,坚决要求留在法院工作。包书记听了觉得其言可采,于是组织部门一改初衷,决定由孙、纪副院长留任,反把那初定进法院班子的黄副院长暂时空挂在一边待分配(孙副院长冒然闯宫之举在官场少见有点悬,但居然能大获成功,足见区委包书记的善包容和有涵养)。

那先说要用、后又被挂的黄副院长遭此变故,犹如被洗了场政治桑拿,在漫长难耐的待分配期间(工资奖金等还要到法院来签字领取),他先是有些想法而未到法院来上班(黄因未能进入班子而不便到法院来点卯上班,此间心境完全可以理解),以致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听到有人反映而前来了解,还要法院转告黄应天天上班。后来黄被暂借到区里某部委高级打杂,一颗为政雄心被悬吊在半空中,见到法院同僚打招呼也缺少了精气神,一直在苦苦寻思自己的毛病究竟出在啥地方(此等心理折磨系重大致癌因素,若时间过长是一定要憋出问题来的)。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后来区委包书记也没让他再受多少委屈,第二年便慧眼识才,安排他去水清街道办事处担任党政一把手。被区委落实干部政策后,黄由法院副职之凤尾升任街道一把手之鸡头,从此他位居乡镇正职之列而且收入比在法院多多(当时的街道正职在基本收入以外,还有一大块与产值税收等经济指标挂钩的效益奖)。后来区委召开干部会议时,他扬眉吐气在会场的前排就座,见到我们几位法院副院长还十分潇洒地向后挥挥手,脸上写满了经数月苦等之后久旱逢甘雨的那份得意。

区县合一后,我与老闵行法院孙、纪两位副院长同任副职。在新班子里自己分管行政基建三产。那孙院长是名牌大学科班出身,当时还担任区政协常委,她长得高高大大,年龄比我稍长,虽是女同志但为人爽快,审判业务上驾轻就熟很有方向感,与区里横向协调也很有办法,在数年共事中相互配合,工作愉快。那纪副院长是转业军干出身,当年我去插队,他去当兵,还因身体特棒而成了驰骋蓝天的战斗机飞行员(战斗机超速拉高、剧降会致脑部血变两眼发黑,对身体有终生影响,所以他血检有三高,眼球常充血),他身材敦厚扎实,为人和气实在,上下左右很有人缘(他有个弟弟是区财政局副局长,后来院里安排纪接替我抓行政财务工作,可能也有资源利用方面的务实考虑)。区县合一后,我与纪一起拜沈法警为师学习驾车(照理说纪连超音速战斗机都能开,开汽车还考啥执照,但纪说完全是两码事,还数他学得最认真),属同门师兄(他年长我一岁)。后来他提副书记后成了我第二领导,但无论是班子工作还是其他方面,俩人之间始终和平相处,从未因长长短短而红过脸。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