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34、从死刑改判死缓的摇书记  

2012-08-04 13:08:32|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在乡镇领导中受贿数额最大、量刑最重的是新泾乡党委书记摇某。新泾乡的土地紧挨着虹桥路和长宁区,所以是上海县房地产开发中的黄金宝地。当时我们抢在新泾乡正式划给长宁区之前,去新泾乡找了摇书记和分管房地产开发的诸副乡长,拿下了虹桥机场入口处紧挨着龙柏饭店的二十亩土地,还谈好了合适价格,签订了基地参建合同。后来我们去申请基建立项时,县计委副主任周健竟利用其政府职权横刀夺爱,以“政法机关不宜搞房地产”为由,硬把法院取得的这二十亩好地抢过去了。

新泾乡党委摇书记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农民,做事踏实勤恳,为人朴实本份,平时给人的感觉是特别低调沉稳。照理说这样的性格理应在花花世界和金钱美色面前比较沉得住气。但那年新泾乡整体划归长宁区时,新泾乡的诸副乡长却辞职下海,担任了某港资房产公司副总经理,利用其在新泾的人脉关系开拓业务。同时县计委周健也从中撮合,请新泾乡将大片土地交由市煤气房产公司开发(包括从法院拿去的20亩)。因为那下海经商的诸副乡长本是摇亲手提拔的小兄弟,所以当诸作为港商代表来找他要土地、立项目时,摇书记碍于昔日情面,当然会关照手下在“政策许可条件下帮助办理”。等到项目搞成后,诸经理便按照香港地产界规矩,给支持帮助公司开发的摇书记送去了一只拷克箱。摇打开考克箱,看见里面都是成捆人民币和整刀美元而吓了一跳,立即关照诸来拿走。诸却推说先寄放在他那里。

新泾乡划入长宁区后,有人向检察院举报市煤气房产公司老总有贪污受贿嫌疑。该老总被检察院找去后,为了检举立功而不断吐槽,于是行贿的港方诸经理先被反贪局请了进去,接着摇书记和县计委副主任周健等大鱼也一一落网。当时摇书记一案的审判上了各家电视节目,其在新泾担任书记时面色红润、满头乌发,说话中气十足,声若洪钟,可是才时过数月,摇出庭受审时已是满头白发而且老态龙钟。真有如当年的伍子胥过昭关,于一夜间全白了头发。当时正值全国掀起新一波的反贪肃贿高潮,于是官为正处级且受贿数十万的摇书记,被作为上海市打击贪贿的典型案例报送中央。

以摇的案值与犯罪后果,与当时最高院核准的贪贿死刑案作比较,实际上还稍稍欠点火候。但应着“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被抓成全市反腐典型的摇书记那时在上海滩名声显赫,舆论皆曰可杀。摇在反贪肃贿的风头上被市级法院从重判处死刑后,他认为量刑过重而提出上诉。后来经最高院刑庭多年复核,才改判为死缓而留下一条性命(最高法院决定生杀予夺的死刑复核法官,在办案中确实是十分审慎稳妥。如果他在那全国风起云涌的反贪肃贿高峰期也头脑稍有些热哄哄,就势跟着上海中院的死刑判决书提起朱笔一勾,那姚呼天喊地也没用,就得在提篮桥监狱吃最后一餐大肉更饭,去阴风萧瑟的顾戴路刑场报到了)。

摇本人并非贪腐之辈,若无小兄弟诸某下海经商后求助的这段故事,他也不会收下那只要命的拷克箱(实际上摇根本不缺钱,诸所送拷克箱一直原封不动存在家里而成为其受贿铁证)。我们不知道摇在法庭上与犯行贿罪的诸经理当庭对质时会作何人生感想,但当初的自以为小兄弟绝对靠得住而心存侥幸,却因此而经历了一出真真实实的“京城午门外候斩”,险些把自己送上那要命的断头台。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