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42、连夜赶赴义乌救人  

2012-08-05 17:39:36|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区委领导听取紧急汇报后,因事涉本区法院、公安干警被违法暴徒扣押,便指定由我和公安局杨副局长立即赴义乌相机处置。我俩驱车直奔义乌。就在我们前往义乌的路上,经市公安局紧急联系,浙江省公安厅三次电话指示义乌公安局要求确保上海被围人员安全并马上无条件放人,但义乌方面称因现场极为混乱而难以放人。我们于夜间十一点到达义乌公安局后,该局任政委刚从出事现场回来,说上海被围人员都已被转移到苏溪派出所保护起来。在义乌公安局吴局长陪同下,我与杨副局长于凌晨2点半进入仍被暴徒包围着的苏溪乡派出所,见到了伤痕累累的法院干警(当晚有暴徒居然能冲进派出所来再次殴打朱庭长,有的人因一度中署昏迷而在挂点滴),发现独缺袁汉兴法官(他是老家在江阴的北师大本科才子,分配进法院后扎扎实实稳步前进,现已升任松江法院副院长)。这时浙江公安厅及有关省领导都一再指示无条件放行上海被扣人车,但义乌警方推说当地农民把袁法官关押在深山沟里,其具体地点连他们也无从得知;还称骆承忠被抓去上海已激起当地民愤,如上海法院不立即放回骆老板,他们也无法让法院人车安全突围。

鉴于义乌警方如此态度,我和杨局长只得在吴局长等陪同下,在苏溪派出所的办公室里与带头闹事的骆承忠一帮亲属进行谈判。骆亲属先提出要对等放人,即等上海放回了骆承忠,上海人才能离开苏溪。被我方当即斥回。后来义乌警方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建议将骆承忠转移至义乌看守所,他们让家属撤离包围圈,让上海人离开苏溪。经我向庄院长汇报后,认为决不可行而拒绝。此后家属又提出要我和杨局长两人中留下一人在苏溪派出所,然后让其他上海人离开。我和杨局倒并不是留下来怕出事或怕打死,但我们被扣留在苏溪派出所不能走,岂不是成了被义乌公安局扣住的人质吗?义乌吴局长听着也觉得实在不象话,于是此方案立即被枪斃。此时我和杨局长到门口转了转,骆家亲属抓住派出所的双扇铁门又推又摇,搞得哐当哐当不停乱响,还用极端肮脏下流的字眼谩骂污辱和公然威胁上海法官,所里民警则数次进来向局长报告“外面情况十分危急”。实际上当夜围住苏溪派出所的人虽然多,但真正领头又哭又闹的只有骆的老婆兄弟等极少数近亲属,旁边围观者多是前来看热闹的当地农民,如果义乌警方真要护送上海人员离开,对他们来说应是举手之劳,只要出动适当警力,就足以将门外民众彻底驱散(长期吃公安饭的杨局长是此中内行,他冷眼看看现场情形,便知派出所有些民警与门外闹事民众有可能在里应外合唱双簧,以给我们施加压力)。我表示如被暴徒非法拘禁的袁法官在天亮前仍未现身,将按规定向最高法院专报。结果袁法官终于在天亮后被送到了派出所。这时被扣在派出所里的我方同志身上有伤,肚里没食,天气又闷热得要命,身体状况已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为使被扣干警能早日返沪,经与院里商议,我表示回沪后可考虑取保释放骆老板,义乌警方才出手驱散派出所外民众让我们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