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45、县委领导班子的全面更替  

2012-08-05 18:02:12|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结束后的最初几年,上海县委领导几经更迭。1981年我调入法院时,由南下老干部陶奎璋和朱思学分任县委书记和县长。陶系外区县调入领导,朱系文革前老县长,文革中作为三结合对象担任革委会副主任、县委副书记,文革结束后复任县长。1984年班子换届时,因六位副书记不是年纪太大、能力平平,便是在文革中有说不清道不明问题而不能用。年近离休的老书记陶奎璋在换届前物色其接班人时独具慧眼,看中了刚从部队转业来的县司法科科长凌思培。那时县司法科在莘建支路北首法院办公楼的东三楼办公,那凌科长身材稍高,椭圆面孔,前额高亮,皮肤黝黑,衣着很朴素,待人很客气,冬天总是穿一身四个兜的草绿色军官棉袄,还习惯于把双手笼在棉袄袖里走路,显得颇为传统和古板。他每天总是第一个来上班,替局里几个办公室泡好开水,在楼梯上出出进进碰见谁,都会主动点头给人打招呼。后来上面来了一张任职文件,凌科长一转眼便去县委大院担任了县委书记,让法院里上上下下都觉得很诧异。后来当凌书记在县委大礼堂中央就座,操着略带主席老家湖南口音的部队普通话,给大家作关于如何联系本县实际学习运用中央文件,处理文化大革命遗留问题,彻底清查“文革三种人”的报告时,才感到凌的马列学养颇深,说话思路清楚,在政治领导能力上还真有两把刷子。

1984年2月的县委班子换届是文革结束后的首次,中央强调要提拔年纪轻、有学历、有能力,而且在文革中没有政治污点的党员干部,所以这些原本有大学文化的教师、农艺师,在文革前的四清运动中曾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培养的党员知识分子,因在文革中没有恶整过老干部和参与造反夺权,便在换届中火箭式地一步登天,走上了县委主要领导岗位。除了他们自身的工作努力和素质较好外,主要还是时势造英雄,系机会使然。当时从奉贤调来担任县长的郭祖光,原是奉贤县农科所的高级农艺师,他个子高高,皮肤白净,因近视颇深而常戴着眼镜,他说话走路都是斯斯文文的,浑身透出一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当时的县委副书记有三位,除了郭县长外,依次是从中学党支部书记岗位上提拔起来的黄玉凤,以及由市委组织部干事青云直上的盛亚飞。那农艺师出身的郭县长过去长期搞农业科学研究,一下子让他主持县政府工作,起先确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话不知怎么讲,文不知怎么批,只得拿着秘书写的讲话稿照本宣科。但过了一阵子,他熟悉了干部人头,悟出了为官门道,慢慢就适应了过来,举手投足间立马显得很有县长腔调。而从中学党支书升任县委副书记的黄玉凤主管组织人事党务,则因其原来担任党务干部,前后岗位的落差较小而适应较快。而年纪最轻的盛亚飞当时只有二十多岁,他1985年8月从市委组织部干事空降到上海县任第三副书记,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初次亮相时,因年纪极轻而引起台下干部的一片唏嘘。而我插队时所在的沪星大队王支书,也从公社党委书记升任县委常委和政法委书记。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