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46、年轻县委书记官场邂逅朱镕基  

2012-08-05 18:03:56|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第二年秋天,部队转业干部出身的县委书记凌思培一方面因不熟悉农村工作,另一方面因需给年青干部让位子,忽然又卸去书记职务,转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改由排名第三的副书记盛亚飞主持县委工作(当时排名在盛前面的副书记是县长郭祖光和分管组织党务的黄玉凤),并于次年接任县委书记。盛早年是南汇县书院公社党委委员文革中作为工农兵大学生上海农学院深造,毕业时以学生会主席身份分配去市委组织部工作加上其岳丈徐某(任上海农学院院长、市农委主任)的影响力所以1985年时年仅28周岁便当起了县太爷。盛书记个子敦实,肤色稍黑,沉稳干练,是当时全市区县委书记中最年轻者。但是要当好一方土地上的七品父母官,毕竟还需要相当的社会阅历和工作锻炼,盛由于缺少若干任职台阶的必要磨砺,在处理地方上重大棘手问题时还缺少些火候和经验。而就在盛初任县委书记时,他不幸邂逅了从北京空降来的,做人处事以严厉泼辣著称的朱镕基市长。

四人帮及其上海爪牙倒台后中央先派苏振华、彭沖、倪志福来沪接管,接着上海市委书记和巿长分别由陈国栋、汪道涵担任,陈、汪之后由芮杏文、江泽民接任,芮调中央书记处后由江泽民任书记、朱镕基任市长。1989年江去中央朱又接任市委书记。在上述由中央调任的市主要领导中除了江总书记外就数朱镕基在上海任职期间给干部百姓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这位原清华大学学生会主席出身,当年在国家计委工作时被错打成右派,文革后经平反又从北京国家经委任上空降到上海的朱市长,属于被总设计师看好的超级清廉能干人物。他到沪后做的第一件好事就是和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谈判,把历年来的全市财政收入上交中央90%改为全年上交105亿包干(当时北京、天津上交额低于50%),接着他如法炮制,让各区县向巿里包干上交额。普陀区区长在会上当面诉苦,说包干指标定得太高难以完成。朱立即黑下脸说,你不愿意可以辞职,我会让敢承包的人来当区长。唬得那区长马上改口说愿意。

朱对自己严于自律,在抓工作、管干部方面更以严厉苛刻著称,他发现问题经常在会上径直点名批评,把下面干部修理得面红耳赤抬不起头来。加上其面容的骨格清奇,天生严峻,所以有些基层干部借其名字“镕基”的沪语谐音,在私底下将朱比喻为农家宅院里威仪十足,常要张口啄人的“雄鸡”。当时底下干部如此称呼朱市长,实际表达了对其畏惧敬重,爱恨交加的复杂心态,其褒意大于贬意。朱工作上的思路清楚,严格高效,一抓到底,以及他的学识渊博,工作敬业和清廉自守,都使底下干部无不折服敬佩。但万一有谁被他的尖刻如刀“雄鸡”嘴当场“啄”到了,那辣花花、生疼疼的味道可实在是令人难以消受(由此可以想见1957年党开门整风时,年轻气盛的他发表意见时火力之猛烈)。

有一次市农口开工作会议,目光敏锐,视力超群的朱市长在主席台上隔着几排座位,远远看到郊区某县钮副县长手戴亮晃晃的劳力士名表,还用浪声镀金打火机悠然点烟而心中起疑,便当场请钮站起来,责问其名贵手表及打火机的来历,唬得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说好。会后朱让市纪委着手调查其名贵手表打火机的来历,结果查出了钮身上的其他经济违规问题,于是立马将其免职(钮当年被查出的那些问题,现在的纪委都不会当回事)。此事传开后,郊县干部凡是知道要出席由朱市长召开的会议时都心慌慌如临大敌,临出门前先要坚壁清野,把身上的手表、打火机等进口物件都换下,连手中拎包,身上的西装、领带、皮鞋也要换上国产货,生怕被火眼金睛的朱市长瞅见后当场发问活逮。

上海县在盛亚飞任书记期间发生了两件让朱市长甚为不满的事情。其一是县里老干部写信检举徐姓副县长在漕河泾田林新村公房的天井里挖养鱼池以及装潢豪华,朱市长派专人来调查时,盛书记出于爱护干部而为徐作了不少解释,使朱觉得盛治官不严,对下属护短。其二是有一年吴泾热电厂六期工程的数百名征地工,因为征地进厂后的收入比务农还要少而结伙到市中心人民广场上访。事情闹大以后,有关各方互相推诿,于是朱市长召集各方领导听取汇报。热电厂及老闵行区领导为了自保,都一再说他们是如何仁至义尽、翻来覆去地做农民工作的。盛书记知道这些征地工原虽系上海县农民,但征地后其工作单位及户籍都在闵行区,按属地原则理应由闵行区负责,于是他自然要为本县多作一些解释。不料那脾气胜似霹雳火秦明的朱市长没听上几句就不耐烦了,他把包公脸一沉,当场把嘴上没毛、办事欠牢的年轻县太爷劈头盖脸教训了一通,认为文革中工农兵学员出身的盛书记升官太快,能力不足,管不了上海县这一方土地。

后来还没等到换届,市委组织部便根据朱的意见,发下一纸公文便把上海县委书记盛亚飞挪了位置,调去市里文广局担任那可有可无的第若干位副职。盛平调市里后心情苦闷,生了一场大病。因如此处理确实有些过份,后来朱市长离开上海去国务院担任副总理,临别时对于曾被他过度批评的干部们笼统表示了歉意。后来市委又任命盛亚飞为崇明县委书记,当他干出些成绩后又升任松江区委书记。从盛1984年主持县委工作至今,其担任区县委书记一职竟长达三十年,也算是创造了一项上海抑或全国的任职年份纪录。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