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60、一段黯然收场的忘年跨国婚姻  

2012-09-21 20:30:15|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调解员沈敏,最近调处了一起年龄相差悬殊的跨国夫妻离婚案。

原告于莺出生在杭州西子湖畔,大学毕业后先去公司打工,期间与从小相熟的耿男士谈了多年恋爱,后来耿因势利父母的反对才弃她而去,另娶官二代妻子并由此跨入仕途。于遭此打击后精神受到重创,等到年过三十积蓄不菲,她便辞职离开杭州伤心地,去欧洲攻读研究生并兼顾旅游。带教她的朗森教授虽已年过花甲,但知识渊博,幽默风趣,待人平和谦虚且风度翩翩。随着时间的推移,俩人脾气谈吐相宜,竟成就了一段老少配的跨国师生恋。于莺学成归国后在上海某跨国公司工作,丧妻后一直单身的朗森教授也随于来到中国,在与欧洲学校有教学协作关系的上海某大学任教,并在沪与于莺喜结良缘。

他们在市中心黄金地段购置了高层住宅,经精心设计后修筑起一座纯欧式爱巢。俩人年龄虽相差三十岁,走在一起不象夫妻更象父女,可他们不忌路人侧目,经常携手在外滩观赏浦江璀灿夜景,在衡山路法国梧桐掩映下的情侣酒吧里小坐,仔细品味夜上海的世纪风情。他们每年都要天南地北周游世界,拍下许多极品照片,追逐爱情的罗曼谛克精神丝毫不输给当代青年。但喜欢浪迹天涯的于莺毕竟还是个中国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妇女绝育期的逼近,年近四十的她看到自己的要好姐妹个个都生儿育女,尽享天伦之乐,于是就后悔当初同意婚后不育,改而要求朗森去医院将已结扎的输精管接通,为俩人的跨国恋情留下生命结晶。

谁知思想开通的朗森教授知道自己黄昏已短,落日在即,不想再老来生子而给今后的于莺增添各方面负担,所以对婚后不育相当坚持。他对妻子的言而无信甚为失望,所以无论其是撒娇还是恼怒,他始终不同意再去动手术延续后代。于莺因为与朗森说不通,便到医院咨询可否借用精子库作人工授精,可是因医院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出面申请,朗森仍然反对而不得不作罢。由于跨国婚姻中的生育观念差异,夫妻俩在后代传承问题上渐生龃龉,加上彼此年龄差距过大,要让七旬老汉去满足性欲尚在如狼似虎年纪的妻子,实在也是勉为其难,所以双方在夫妻生活方面也不尽合拍,夫妻俩渐渐从话不投机发展到分床而眠。于是跨国婚姻的新鲜感全然褪去,家庭幸福度也随之陡然下降。

人生在世,有时真是无巧不成书。因生育梦想受挫而 陷于苦闷的于莺,一次她经公司委派去黄山参加全国精密仪器技术创新会议,却与前男友耿某在会场不期而遇。已担任公司副总的耿早已娶了局长女儿另组美满家庭,为弥补过去对于的伤害和愧疚,所以他专程邀请于莺去其下榻酒店贵宾厅吃饭叙旧。身材保养得很好的于莺特意穿上当年耿最欣赏的玫瑰色旗袍前往,她面对仍然风流倜傥的当年心上人和桌上的烛光美酒,想到有情人今生未能成眷属,心中不由感念万千而眼眶泛红,口讷语塞,只能频频举杯以借酒浇愁。耿平时虽然烟酒不碰,但此时此刻他也没有恰当语言能安慰于莺,只能舍命陪旧好。他跟着天生好酒量的于连喝了几杯“XO”,很快就脸紫舌僵,眼光发直而醉倒了。服务员帮着把东倒西歪的耿扶回了房间。于替耿脱去鞋子松下领带,正在费力帮他脱卸西服外套时,醉眼矇眬的耿在酒精作用下,竟乘势一把将于揽在了怀里。此时的于已全无抵挡之力,在半推半就之下任由耿粗鲁摆布。俩人分手十几年后的一场云雨偷欢,可称感天动地,激情无限,也算是对于过去那段夭折恋情的迟来弥补。

俩人黄山遐逅的偶然一夜情,却偏偏搏中了人生大彩。过一阵子于因身体不适,呕吐不止而去医院治疗,经翻来复去检查,最终却确诊她已经怀孕。于莺拿着化验单看了又看,心中相当忐忑但又有难言欢喜。回家后思考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把此事原原本本地告知了丈夫并表达歉意。她表示无论朗森是否同意,自己一定要把这孩子生下来。朗森知道妻子与前恋人的那段爱情纠葛,根本不相信于、耿的黄山相会真是一场巧遇,他在内心确认妻子与耿的旧情已经死灰复燃,自己已到了该离开中国的时候,只是因为于还在怀孕期间而感到不便提出。等到妻子平安完成十月怀胎,生下女儿已满周岁但还不会叫“爸爸、妈妈”时,朗森便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

调解员沈敏看了诉状,便分别找原被告谈话。已经年过七旬白发苍苍的朗森黯然神伤,他说于在婚姻期间与他人私通并生下私生女,已严重破坏了夫妻感情,所以他要赶快结束这不再幸福的跨国婚姻,尽早返回他的风车之国去。而在生育问题上如愿以偿的被告在产后稍有发福,气色红润,她对不远万里来到上海寻爱的朗森心怀愧疚,所以在调解中多次对原告表达歉意,还不断用中英文恳求其回心转意。可是朗森始终用摇头加摆手作否决。在多次调解无效后,于只得同意离婚。因为双方对房屋财产处理都已有君子之约,所以当即由法院出具了离婚调解书,俩人签领司法文书后,朗森在分手时吻别了于莺母女,然后拉着行李箱上了去机场出租车。一场曾有如天际彩虹般绚丽的跨国婚姻,在夜幕降临的上海街头黯然划上了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