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64、母亲在医院病故后的医闹纠纷  

2012-10-12 20:41:51|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特邀调解员赵医生,最近受理了一起因七旬老人在医院因肺炎死去引起的医闹纠纷。

原告李水香的母亲卢老太因患老年痴呆症多年而纳差乏力,于200910月底去上海沪西某行业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老人还患有脑梗塞及肺部感染,经医生给予活血化瘀、抗感染、营养支持等治疗,状态仍未见好转。此时医院限于医保病人一次住院不得超过一个月以及费用不得超过一万元的规定,在年底要求病人家属配合办理“公费出院”,再自费入院治疗一段时间,然后再转公费住院。一年内为执行该规定,卢老太连续住院出院多达七次,而老人在此期间肢体偏瘫状况加重,肺部炎症久治未癒,到次年9月还出现呕吐,失语,昏迷等危险状况。老人的女儿李水香脾气火爆,她在和医生交涉过程中发生争执并向区卫生局多次投诉。因对卫生局的解决办法不满,李还向市长信箱进行激烈投诉。

医院对病人家属的不断投诉感到十分头痛和恼火,加上卢老太的病情还在不断加重,故建议将老人转院治疗,称所欠医疗费可商量减免,但遭到病人家属拒绝。因为李水香上访后卫生局派人来调查,所以医生对卢老太的后续治理已不敢掉以轻心。可是因老人的病情确已病入膏肓,所以还是在前年秋末因肺部大面积感染而病逝。老人去世后,李水香找主治医生要就医疗投诉纠纷及医疗欠费作个了结,但因医生说没有空而未果。在区卫生局的劝导下,死者家属总算同意将老人遗体从医院运走并火化。李水香给母亲办好丧事后,就抓住医院治疗及费用结算中的若干问题,披麻戴孝向市卫生局、市纪委等部门持续闹访。在市里接待人员引导下,上访老户李水香于去年6月向区法院起诉,以被告医院治疗不当造成其母死亡为由,要求对医疗事故进行鉴定,并向医院索赔31万余元。

法院受理后,赵医生经初步阅看案件材料,觉得此案的治疗方案及过程虽存有这样那样瑕疵,但总体上符合医疗规范,很难说它已构成医疗事故。故先请双方坐下来商谈,看看能否有变通方案进行调解。但是因原告坚持巨额索赔及被告认为其不存在任何过错,所以立马谈崩了。案件移给审判庭审理后,法官根据原告人申请,准备请区医学会组织事故鉴定。但是因被告医院在相关材料的移送上拖拉不办,所以拖延近年仍未有结果。于是李又把矛头对准法院,到处投诉法官办案拖拉。直到今年夏天,区医学会才组织专家作出鉴定,认为卢老太的死亡虽系本身病情发展使然,但医院在治疗中存有“抗菌素使用不规范,辅助检查不到位,对病人昏迷原因认识不足等不足”,故认为医院对卢老太已构成医疗损害,相关人身损害等级为一等甲级,医院负次要责任。

因此案属跨年上访纠纷,即使法院依法判决后当事人还可能有上诉、申诉、上访等烦人环节,足以让承办法官头大不已而以争取调解结案为上。所以在鉴定结果出台后,法官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仍委托诉调中心赵医生作庭前调解。那李水香出生在六十年代,因从小身高体壮而被选入体工队当运动员,退役后分配到中学当了体育教师。她文化不高但嗓门奇高,说话又响又快有如连珠炮,根本不容别人插嘴。性格偏激且有功夫在身的她发怒后还会挽拳捋臂有动武倾向,据说在市里上访时与接待人员一言不合,曾一拳把桌子砸出个洞。赵医生知道李女士凶猛难缠,所以经事先做好充足功课再找李谈话。他将医疗损害等级按卢老太年龄算出人身损害赔偿总额和精神赔偿额,再按照医院次责乘以30%,折算出的赔偿总额应在十二三万元左右,使李的赔偿期望值有所下降。

赵医生接着再找被告医院谈话。被告过去是中央直属部门医院,央企改制后虽已成为行业医院,可是原央企单位的精气神还在,所以院长对区医学会的鉴定结果深为不满并大呼冤枉,他说这老人有脑梗、痴呆加肺炎,在医院死去完全是病入膏肓使然,医院哪里有责任可言?还说他们建院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一等甲级医疗损害,所以对这错误鉴定一定要申诉到底而拒绝赔偿,并说要到北京去找老领导讨公道。赵医生作为资深老医生,对于此案的鉴定结论也有自己一些看法,觉得它一定程度上受到原告持续上访施压的影响,对医院方的责任确定有些过严。但是在当前稳定重于一切,况且鉴定结论业已作出的情况下,被告方即使坚持申诉,其结果也应是可想而知的。经赵医生推心置腹耐心劝导,医院方冷静下来后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而同意调解。

接着赵医生召集双方进行调解。出庭的原告人李水香与被告方的医务办刘主任是过去信访处理中的冤家对头,运动员出身的李人高马大雄赳赳,那刘主任却瘦削干癟矮一头,每次与李见面都要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双方进门一打照面就都虎起了脸,调解室里的火药味道立刻浓了起来。此时赵医生提议,说今天正是卢老太的忌日,建议大家在调解开始前一同起立,为不幸去世的卢老太一起默哀一分钟。等默哀完毕后再入座,赵医生的情感攻势便见了效,那为人强悍的李水香眼眶红去了大半边,脸上原先的敌对神态已大为缓和。因为有事先的沟通铺垫,所以在赵医生的居中协调下,原被告双方在补偿金额上几度加减,终于以医院一次性赔偿给原告15万元达成协议。被告保证在十天之内将款项汇入法院,原告则表示在拿到赔款后一了百了,今后决不上访。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