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63、打工姑娘遇上骗婚包工头  

2012-10-05 20:08:02|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调解员沈敏最近受理了一起因男方长期骗婚而引起的非婚生子抚养案。

原告方亚琼是来自贵州梵净山下的七零后农村姑娘。八年前她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在办班学习了一个月的穴道按摩后,就去贵州女同乡所开的沪西娃娃发廊里当了洗头妹。靓丽清纯的山里妹身材苗条,面容姣好,顿成发廊一枝花而引来垂涎骚客无数。但小方牢记临出门时父母的教诲,在色情泛滥发廊里坚持洁身自好。男客人在洗头时对她说说黄段子且摸手搂腰犹可忍耐,但陪客人脱衣解带的事则绝对不干。后来有个从福建来的建筑包工头余德利看上了她,三天两头跑到发廊来理发洗头,专门盯着她说好话献殷勤。后来还通过发廊老板娘打听方的生辰八字并让她帮助牵线做媒。

那余德利虽然出生在大跃进年代,年纪比方要大一辈,他起先到上海卖香菇,靠着脑筋活络会做人,后来改行做了十多年的包工头,时常在大工地上包干些填沟、挖土、拆房、修路的下手活,每年也可赚上个一二十万元,身上的金项练、金手链有小蛇般粗。余的个子和模样长得还算周整,为人脾气也比较随和,所以在余的紧追不舍和老板娘的掇合下,涉世未深的小方不由渐渐有些动心。起先余一直说自己单身,当方转弯抹脚从其福建老乡处打听到其老婆姓姜时,余又改口说正在和老婆办离婚。后来余说他离婚了,还把盖有县民政局印章的离婚证拿给方看过。于是方在当年中秋节时随余去福建漳州老家看望其父母并办了订婚酒席,回沪后便开始与余在其借居房屋内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

到了第二年夏天,方就为余生下了一个宝贝儿子,让年过五旬老来得子的余德利高兴不已,在办满月酒时还给小方买了一只镶嵌红宝石的金戒指。此后方一直盯着余去办理结婚登记,可是余总是推三托四,想尽办法拖拉着不办。后来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按照余那张《离婚证》上的民政局公章,悄悄给福建当地政府写信询问余的离婚情况,对方却回信答复说余根本没有与其姜姓妻子离过婚。余到此时才不得不承认那离婚证是其为了把方骗到手而花钱托他人伪造,为避免方告状把事情惹大而涉嫌重婚坐班房,余低声下气地恳求方容他回闽与妻协商离婚,还写下保证书给方,称其一定会善待方母子俩人,抓紧在沪购房并给儿子办出蓝印户口。

于是方同意余返闽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可是余的妻子是当地原村支书的千金,作为上门女婿的余在家唯唯诺诺,被老婆眼珠子一瞪就全没了声音,哪里敢再提离婚的事。他回到上海说老婆死活不肯离,而买房办户口的事也全无消息。眼看着孩子已到了上幼儿园年龄,可还是个没户口的黑娃娃,方亚琼心急如焚,就盯着余去办离婚。不料余却恶颜相向,不但开始打骂羞辱小方,后来在外面又找了更年轻的相好,索性住在外面不再回家,连每月生活费也赖着不给,全靠方在发廊洗头的微薄收入来勉强度日。方累气交加犯了心脏病(查出有先天疾患),医生说她急需安装心脏起搏器,否则随时可能停跳丧命。方在此情况下无计可施,只得向法院起诉,要求由被告余德利负责领养双方的非婚生子。

漫漫人生路上多有坎坷。身陷发廊污泥而始终不染的方姑娘,因识人不准,择夫不当而遭无情余老板抛弃。身患重病的她连在发廊洗头也感到吃力,根本无力挑起生活重担。此时她已心力交瘁,家里的柴米油盐日常开支也难以为继。她拿出诉状哽噎难语,眼泪先自夺眶而出。方姑娘问调解员沈敏,她在与余分手后可否向余提出财产主张及经济补偿。沈敏就告诉她,她和余虽然共同生活许多年并生有一子,但仍属非法同居关系而非婚姻关系。根据婚姻法有关规定,男女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她与余结束姘居关系后无权向余提出财产主张,而经济上的资助也必须出于对方自愿,所以她只能就非婚生子的抚养及费用分担问题,请求法院作出处理。

调解员沈敏对方的悲惨遭遇十分同情,她立即找余德利来谈话,询问其有无与妻离婚后再娶方的可能。那为人势利的余老板在得知方有严重心脏病后对其厌恶不已,回答时竟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他同意与原告分手,但在领养儿子问题上,他说因方是发廊女而不能放心,要求对儿子作亲子鉴定。后来鉴定报告确定儿子与其有血亲关系,而且小方答应每月付给他二百元抚养费,余才同意由其抚养儿子。双方签收民事调解书后,方眼看着余强拉着儿子细小胳膊快快往外走,而孩子一再扭头向母求助的凄凉眼神,把原告的衰弱心脏瞬间撕碎。她泪如泉涌,泣不成声,面色如纸,在别人帮助下吞下数粒麝香保心丸,躺下迷糊了好半天才回过了神。沈敏把她送出了门,目送着贵州洗头妹纤弱的背影消失在街头茫茫人流中,心头不由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涩。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