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79、外来妹上海婚姻的九年之痒  

2013-01-03 09:10:34|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三进宫的外来媳妇被离婚案。

原告骆德平家住工人新村老房子,在家乐福超市打工多年才熬成班组长,每月能挣三千元。他小时候因出天花长了一脸坑坑洼洼的浅麻子,所以成年后婚配遭遇障碍,找对象时屡谈屡吹,年近三十还未成家,成了家里人的一块心病。后来有同事给他介绍从江苏来沪做保姆的鲁莉相识。那鲁莉姑娘人长得不能算漂亮,但身材模样看上去还顺眼,而且年纪比骆小三岁。骆的父亲早亡,母亲退休,家里的南北套两居室公房,由母亲住北间,兄弟俩住南间。有心要找个上海男人的鲁莉并不计较骆的麻子脸,她到了骆家总是低眉顺眼,手脚勤快,还时常把老家带来的甲鱼、土鸡和新米往骆家送。骆母知道麻脸儿子找个模样周整的姑娘不容易,看到儿子对外来妹鲁莉相当喜欢,就让大学毕业后在外企工作的小儿子出去借房另住,腾出南房间给骆结婚成亲。

后来小叔在公司里找了对象结了婚,住在靠自己挣钱买来的按揭新房里。因他家与父母家住得很近,所以当家的婆婆就时常叫他们过来一起吃饭。鲁莉因丈夫每月要交一千元生活费给婆婆,而小叔则是不花钱白蹭饭而很不高兴,但在脸上还不敢露颜色。弟媳是从浙江来沪大学生,人长得漂亮,衣着又时尚,妯娌俩站到一起,屠就显得模样寒酸,土得掉渣。而且弟媳还后来居上,先给骆家生了个孙女。很喜欢小孩的骆时常把小侄女领来哄她吃玩,过年时还塞给她押岁钱。弟媳的个性活泼开朗,所以与疼孩子的麻子大伯很说得来。家里兄弟碰头时骆喜欢喝点花雕酒,老家绍兴的弟媳还能陪着助兴喝几盅,使骆高兴得眉飞色舞,满面春风。人间妯娌是天敌。丈夫越是夸奖弟媳能挣会生酒量好,鲁越是心里犯嘀咕。于是她开始对弟媳心生忌恨,看到丈夫一接近弟媳就疑神疑鬼,常在背地里咒她是“狐狸精”。

鲁为了要争口气,就到处找老中医看不育门诊,还见庙烧香,勤拜送子观音。后来也算是佛祖开恩,她在婚后第五年也怀了孕,而且生下个带把的。鲁莉给骆家生子后扬眉吐气,自感对夫家居功至伟,压过了弟媳一头。加上她去超市打工,每月也有了一千多元收入,于是多年的媳妇熬出头,她把孩子和家务都扔给骆母,并从婆婆那里接手了其眼热已久的家庭财权。俗话说小人得志便猖狂。屠当家后其私利本性渐露,除了把丈夫每月工资搜空外,还要婆婆每月付给她六百元生活费。她知道家里的房产证由丈夫及小叔俩人共同登记,就借口小叔买房时婆婆曾经支助过几万元钱,就一定要婆婆把产证上的小叔名字去掉。还说等到她结婚满了十年户口迁入上海,她也要在产证上加名。后来其儿子能上托儿所了,她还多次吵闹,说老人应当由兄弟俩轮流养,非要赶婆婆去小叔那儿居住。

最让骆气愤难耐的是,鲁可能与其疑心过度有关,她不知是夜间做梦还是白日妄想,竟空口无凭地诬指骆与弟媳有染,还把不伦事绘声绘色说得有鼻子有脸。幸亏其弟深明事理,他知道媳妇品行端正,不可能跟麻脸哥哥有所不轨。但鲁的胡言乱语在街坊邻里传开后,还是影响到了兄弟关系。除母亲有病需回家探望外,其弟一般不再登门。骆认为家有恶妇将永无宁日,于是在2011年夏天书写诉状向法院起诉离婚。程敏觉得外来妹在沪成家生子很不容易,而且眼看鲁结婚满十年就可把户口迁进城而特别可惜,于是就反复做原告的工作,并劝被告向丈夫认错后才调解和好。但是鲁回家后依然故我且变本加厉,动辄以不给过夫妻生活相要胁,继续与丈夫、婆婆吵闹。于是骆在半年后再度起诉,调解中因被告拒绝离婚,而且其所称原告与弟媳不伦事也难断真假,法院为稳妥起见,就判决驳回了原告离婚诉请。

所以这次原告起诉离婚,已是骆在法院的三进宫。调解员程敏接手后,知道原告与妻离婚的心意已决,而被告的私利心、疑心病过重也今生难改,所以俩人的分手已在所难免。于是程敏对被告打开天窗说亮话,让她考虑离婚的条件。鲁也知道凡事一不过二,二不过三,自己的城市婚姻屡经折腾,在第九个年头已功亏一篑走到尽头,多年来梦想的户口迁入上海已经绝望。于是其同意儿子归男方抚养,但在经济上除了她当家期间的节余款不肯掏出分文外,还要丈夫另付她一笔补偿费。双方在补偿金额上讨价还价,最后经程敏居中建议,以儿子归骆抚养,鲁每月承担抚养费二百元;骆在鲁搬离后一次性支付给鲁八万元达成离婚协议。双方签领离婚调解书后,鲁回去整理衣物,打点包袱,红着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幼子和夫家。等鲁莉来到法院领钱时,程敏问她今后将如何打算?她说她在上海滚打了十几年,已修炼成大半个城里人,故宁死也不愿回江苏老家去。她已在上海借群租房落了脚,至于以后找不找男人,找什么样男人,只能随自己的缘份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413)|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