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89、追梦少女的网络姻缘终破碎  

2013-03-25 19:36:49|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网上结缘夫妻的离婚案。

原告李婧出生于安徽泾县乡村,大学毕业后在县城工作。她因为特别向往大上海的城市生活,所以迟迟仍未婚嫁。四年前,她在网上结识了上海青年江津,次月就相约在沪见面。江家住工人新村两居室,大专毕业后无稳定工作,除有一处出租私房收些租金外,全靠单身父亲起早摸黑开出租车来维持生活。因原告追梦心切而且投怀送抱相当主动,故俩人感情迅速升温。李与江见面不久就辞去县城工作,只身来沪与江同居。

李到沪不久就怀了孕,去医院人流后没顾上休息,就陪着江四处寻找工作。可是年龄老大不小的江却习惯于窝在家里啃老,好不容易逼他出去找了份固定工作,不久就因其行事懒散,言语出格而被单位辞退。此后李再次怀孕,因担心再人流会造成终生不育,加上江父对她这个送上门来的外来媳妇也不待见,于是李不得已而委曲求全,在与江去民政局登记领证后,在男方没给礼金,未办婚礼的情况下,就大着肚子与江奉子成婚。

李在次年生子后,便留在家里照料孩子包做家务。因生活习惯不同,还常要遭受丈夫的指责和冷脸。江因从小娇生惯养,社会适应能力低下,在外打工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家里全靠公公开出租车来挣钱度日,平时的日子过得十分拮据。最让李难受的是,不思进取的江闲在家里就成天上网,对妻子不理不睬实施冷暴力,连夫妻生活也要她屡作哀求才草草来一次。李的安徽父母难得来一次上海,江也搭拉着臭脸不愿多理睬。

因俩人感情出现裂痕,李在去年夏天与江争吵后,一气之下携子回泾县娘家居住,想给被告以自我反省机会。不料被告对原告的离开全不在意,平时极少有电话问候,连每月的母子生活费,也要李千催万盯才肯汇过来。李对啃老成瘾,无可救药的丈夫彻底丧失了信心,于是她在县城重新找了份工作,并专程来沪起诉离婚。她要求男方每月支付儿子抚养费一千五百元至成年,并要求让儿子在江家房产证上加名。

调解员程敏受理后,觉得这对因女方追梦而成的网恋夫妻,当初的婚姻基础就相当薄弱,经过三年多的家庭生活折腾,女方对男方已从当初的满怀希望变成了彻底绝望。被告表示同意结束彼此婚姻,但是对女方提出的让儿子在房产证上加名,则称房屋系由父亲购买而无法办到。于是程敏找原告谈话,说江家房屋属于男方婚前财产,产证加名需出自男方自愿。使李婧搞明白其中的法律缘由后,主动撤回了该项诉请。

在儿子抚养问题上,江家起先对两代单传的孙子不肯放手,但在程敏就幼年子女在父母离婚时一般应由女方抚养的法律规定作出解释后,被告即不再坚持。在抚养费数额上,原告提出要每月一千五百元。而被告说他失业后一直在家啃老,所以只能等他找到工作后再付抚养费,而且每月不能超过五百元。于是双方在调解中讨价还价进行拉锯战,后来在程敏的居中调停下,最后按被告每月支付给原告八百元定局。

倒春寒的上海街头北风剌骨,行人寥寥。原告签领离婚调解书后离开了法院。她一手抱着熟睡孩子,一手拖着沉重拉杆箱,孤零零地走向地铁车站,准备转乘当天的长途客车,连夜赶回安徽老家去。李婧为圆自己“上海梦”而与江网上结缘,草草成婚,最后却因嫁错郞而葬送了美好青春,落得如此可悲婚姻结果。那情景让程敏看着倍感凄凉和不忍,觉得青年人在婚姻大事上还是要脚踏实地,少一些不切实际的虚幻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