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98、一起莫名其妙的上门行剌案  

2013-05-26 09:37:05|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赵医生最近受理了一件起因不明的人身损害赔偿案。

原告祝见岭来自江西庐山下的小山村,他读书不多,却承继了祖传的牙医技艺。因老家交通闭塞人口少,行医所得难以维持家计,所以祝与妻携儿带女来到上海,在城乡交界处张贴“祖传牙医,质优价廉”的小广告以招徕生意。因其无医生资质和行医执照,故屡招工商局、卫生局罚款驱赶,所以来沪后到处搬家打游击,最终落脚在天山路上某小区的临建住房里。

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城镇医保中拔牙免费但镶牙须自费,而去医院镶牙动辄数千元,让退休老人难以承受。所以祝地下诊所的“低价镶牙”对他们极具诱惑力,其生意也颇为红火。但一分价钿一分货。祝镶的牙并非正规烤瓷牙,而是自制塑料牙。其材质低劣会致癌,牙龈还会受伤流血。有的老人发觉上当要求退款,祝便哭穷装可怜而百般推托。

今年四月某夜,祝被一阵猛烈捶门声惊醒,其睡眼惺忪起来开门,迎面闯入一位黑铁塔般光头大汉,其怒目圆睁,面容狰狞,劈头盖脸就打了他一记大耳光。当无端受辱的祝捂住瞬间肿起的脸,结结巴巴责问其为何要私闯民宅行凶打人时,对方咬牙切齿不作答,挥起一把锋利水果刀直劈其脸面。祝本能地把头一偏闪避刀锋,但前额已被划开而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邻居听到呼救声赶来,一看这半夜剌客不是别人,正是新村里无人敢惹的彪子卢勇。年过五旬的卢体态慓悍,秉性粗野,为朋友敢两肋插刀,人称沪西“一只鼎”。他曾帮人上房救火摔断腿,至今走路颠簸。也曾帮人打架而三刀六洞,伤人入狱。出狱后居委介绍他去饭店打工,因老板畏其名声,结果没雇卢而雇了外来民工,使卢对外地人有了心结。此后街道替卢办出残疾证和低保,让他泡在小区棋牌室里混日子,谁知仍闹出了血案。

案发后,警察送浑身是血的祝去医院缝针并鉴定伤势。接着又勘验现场,收缴凶器,讯问卢为何要夜闯民宅对祝牙医行剌?卢眼望天边不屑详答,只说是“看见外地人在上海赚了钱神抖抖的样子就不顺眼”,认为祝太张狂而欠揍。因祝头部伤口长5厘米,还未到7厘米的刑事伤害罪立案标准,加上居委主任也出面替卢说好话,于是公安对犯意不明,无端伤人的卢从轻发落,仅给予拘留七天及罚款二百元。民事赔偿部分则让双方自行协商解决。

卢勇蹲了班房,缴了罚款,但对受害人则分文不付。于是祝只得向法院起诉,要求卢赔偿其医疗费四千余元。调解员赵医生受理后召集双方调解。三十多岁的祝牙医瘦骨伶仃,前额刀疤犹在。而光头纹身,虎背熊腰的被告姗姗而来,落座后双臂合抱,两腿叉开,完全是一副山上下来兄弟“钱无分文,命有一条”的泼皮模样。他承认持刀伤人属实,却说“这还算是客气的,要放在我年青时,早就把祝的手或脚整块卸下来了。”

赵医生事先细阅过案卷,知道被告从未找原告看牙,相互间没有丁点恩怨,细观其神色也没有精神异常迹象,所以卢为何要夜闯祝家持刀行凶,实在令人费解。赵医生身高一米九且体格魁梧,加上外科生涯中已阅人无数,所以一开场就敲山震虎,给被告以正面教育。说若不是原告及时闪避减轻了伤害后果,有犯罪前科的被告早就犯下人身伤害罪而再度入狱了。现在被告非但不对受害人道明行凶原委,还分文不付医药费,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

调解员赵医生说到气愤处,对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的卢拍响了桌子。那匪气冲天的被告平时天不怕地不怕,此刻也被其正义凛然所镇慑,于是松臂收腿规矩坐好,如实向法院道出了其上门行凶的个中原委。原来卢与祝素不相识,只是在小区棋牌室里打麻将时偶遇。那江西祝牙医牌技较好常有斩获,但他为人欠厚道,赢了钱还要调侃讥笑旁人付钱不利索。使一旁观战的卢看着很不爽,总想着啥时候要教训教训这神气活现的外地黑牙医。

后来小区里的退休老人来向他告状,说祝牙医用塑料假牙糊弄人,假牙坏了还不肯退款。祝的非法行医劣迹本应由政府部门去管。但卢虽身处社会底层,却素有“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情结,平时专爱给别人打抱不平以逞能。加上那天晚上已喝了不少酒,听邻居控诉祝的无良行径后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于是大喝一声说“这种奸刁小人政府不管,我来管。”接着就操起桌上水果刀,怒冲冲直闯祝家,敲门入室并举刀将其伤害。

事发后,政府上门取缔了祝的地下黑诊所。祝本人也具结悔过,保证不再当黑牙医。为养活全家老小,祝去快递公司当了邮差,每天起早摸黑忙于生计。可是其治伤的医药费却仍无着落。赵医生知道无端伤人的被告吃软不吃硬,就好言开导卢说,原告非法行医应当由政府来管而非你管。再说即便是公务员执法过程中伤了人,也必须依法给予赔偿。象你这样的“行侠仗义者”,哪能出手伤人后甩手不管而坏了“替天行道”的名声。

曹医生知道对凶蛮被告“不可力擒只宜智取”而给卢撸顺毛,戴高帽,几句话便挠到了“哥们”最痒处,使卢心里万般舒坦,脸上顿添绿林好汉神色,于是松口说“只要医疗费用合理,我愿意依法承担。”赵医生事先摸过其家底,知道卢平时寅吃卯粮并无积蓄,要他赔很多钱也不现实。于是赵医生把原告的医药费清单拿过来仔细捋了一遍,把其中营养药品全部删去,最后确定应赔二千七百元。双方同意按此金额了结纠纷,调解成立后对本案将永无争议。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