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01、恋子婆婆逼走绝望媳妇  

2013-06-03 19:52:46|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因媳妇难忍管头管脚婆婆而发生的离婚案。

原告肖依云出身于一个家境很不错的教师家庭,大学毕业后在私企做财务。她此前谈过几个对象,因缘份未到而没成。后来经亲戚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邓有成。经一段时间接触,肖觉得邓虽然家境一般,收入不高,但长相不错,为人老实,加上自己年过二七已耽搁不起,于是两人分别见过了对方父母,很快进入谈婚论嫁阶段。

邓家有两处住房,一套是外环外一室一厅,一套是内环内一室户公寓房。因小俩口都在市区工作,所以公婆只得搬去外环外居住,腾出愚园路老房子给儿子当婚房。肖谈恋爱时知道宁波籍婆婆是个管天管地的难缠角色,邓的哥嫂也因婆媳矛盾离了婚。但她想公婆与自己分开住难得碰面,即使婆媳合不来,只要自己多忍让些,也不至于发生多大矛盾。

俗话说“儿子是娘心头肉”。过去儿子从吃喝拉撒到穿衣睡觉,天天由当妈的一手操办。儿子结婚后离开父母与媳妇另过,便使邓母心头被陡然掏空了一般,三餐无味,整夜失眠。她知道儿子天性老实和气,怕他落在媳妇手里会吃亏,所以有个由头便往儿子家里跑,吃过晚饭还磨磨蹭蹭不愿走,喜欢在儿媳房门外的狭小过道里搭个临时床过夜。

邓家老房子煤卫独用,一室无厅,吃饭时就在六尺宽过道里靠墙放个小方桌将就。晚上婆婆在过道里搭了床,就把儿媳夜里上卫生间的路也堵上了。而且睡在房门外的婆婆耳朵特别尖,有时小夫妻俩为琐事稍有口舌之争,她就要先假咳嗽一阵再帮腔,隔着房门为其儿子助阵。有时未经敲门便径直推门而入,让床上赤身露体的媳妇极为尴尬。

更可气的是婆婆得寸进尺,住进儿子家后还以买菜烧饭为由,继续要儿子把钱都交给她。于是丈夫每月薪金全进了婆婆口袋,当媳妇的却用不到分文。此后肖怀胎十月生下了儿子,岳父母提出要给外孙象象样样办一场满月酒。可是吝啬婆婆死捂住钱袋不肯给,丈夫也慑于母威不敢言。结果岳父母出钱独自办了满月酒,接着肖也带孩子住回了娘家。

邓到岳丈家恳求妻子携儿回家。肖说婆婆控制欲超强太过厉害,只有在老人离开后才愿意返家。邓是有了老婆不离娘的大孝子,他知道妻子长住娘家的原因是婆媳脾气相克住不到一起,但回家一见老娘就不敢吱声。此后肖在娘家一住就是两年。而邓在老娘的挑唆管制下,对长期住在岳母家的妻儿不闻不问,连孩子的抚育费也未曾付过分文。

有一次肖为了拿东西偶回夫家,只见公婆俩已把吃饭小桌搬进厨房,在过道处铺床安营扎寨。房间里的结婚照已被取下,床头柜里的钻戒、金项链等首饰也已被收掠一空。肖追问婆婆是怎么回事,她说钻戒与项链都是她买的,得给以后想当邓家媳妇的人留着。在一旁的没用丈夫也不吱声。肖至此已心灰意冷,于是愤然向法院起诉离婚。

调解员程敏受理后,觉得原被告之间的感情本还过得去,只是男方过于懦弱而完全受制于母亲,在调节婆媳矛盾上出了故障。只要当婆婆的肯搬出去不再搅和,小夫妻俩仍能重归于好。可是在通知原被告来法院调解那天,那干瘦婆婆黑沉着脸不请自来,见了原告就机关枪乱开,指天戳地恶言咒骂不止。当丈夫的被告却躲在一旁一声不吭。

俗话说宁拆十座桥,不破一门婚。调解员还想试着挽救已冰冻三尺的濒危婚姻。所以一开场便问原告还有无重归于好可能。原告说只要公婆搬走并不再干涉儿子家事,她可以考虑撤诉。这时婆婆恶狠狠说,愚园路房子是邓家的,不是媳妇出钱买的,谁也休想把我赶走。调解员想单独找被告谈谈,其母却尾随其后寸步不离。

调解员知道原被告之间并无死结需解,造成婚姻危局的正是这浑不讲理的婆婆。于是就把老人请到一边做工作,说既然婆媳俩住不到一起,老俩口在郊外也有住房,是否能看在儿子、孙子面上,让一步而海阔天空?可是那固执婆婆还是油盐不进,不可理喻,说老房子是邓家祖传,她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岂能因媳妇作梗而退让搬离。

当调解员询问被对离婚的态度时,他说自己内心并不想离,但婆媳间已闹得水火难容,老娘死不肯搬,妻子非离不可,他只得同意分手。因双方都已表示同意解除婚姻,接下来便要讨论年幼儿子的抚养问题。原告主张由其抚养幼儿,被告对此还有些犹豫,但其母可能虑儿子的再婚而不计较孙子的归属,对此爽快表示同意。

原告要被告每月负担两千元抚养费,并按此标准补付前两年所欠费用。被告答称自己每月收入仅三千元,每月只能付一千元。尽管邓母在旁边大呼小叫乱骂儿子傻,但素来温顺的被告也来了倔脾气他脸红脖子粗地对着老娘大吼说“我离婚的事由我作主!”破天荒在其母面前当了一回“咆哮哥”。并当即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原被告当天签领了离婚调解书后便分道扬镳。谁知第二天邓母又来找调解员,她拿着被告月收入一千几百元的工资条,要求法院把抚养费降低到六七百元。程敏看着这个强悍固执得出奇的宁波老太,告诉她离婚调解书在双方签领后已依法生效。如果其子觉得抚养费过高需要调整,也得由他本人向法院起诉,不能由父母包办。那老太才悻悻而归。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