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13、昏了头的耄耋教授要休妻  

2013-08-20 19:17:48|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因公公媳妇相处过于亲近而引起的老年夫妇离婚案。

原告梁浩与被告朱燕都是浙江宁波人。朱燕祖上是实业救国的名门望族,而梁却出身贫寒农家,因在校学业优良而被朱燕慧眼相中,一路资助其上高中并一起考取上海名牌大学。毕业后俩人结成伉俪并在沪成家立业。解放后男的在大学当教授,女的在中学当校长,膝下育有两子,是人见人羡的高知幸福家庭。

文革爆发后,梁教授和朱校长都成了牛鬼蛇神。等到城市知青上山下乡时,家中长子去宁波老家投亲插队,次子则留沪进厂当学徒。此后大儿子被上调到县办厂工作,娶当地女子俞梅为妻。文革结束后父母官复原职,而长子一家仍在宁波生活。父母为补偿受苦的长子,就设法让长孙到上海来就读。

梁浩与朱燕的收入较高,所以等到退休时,家里除自住的大学公寓外,还买了市区两室两厅一中套。因小儿子在沪成家后自购婚房,老夫妇俩为考虑子女的利益平衡和日后免于争执,在购买中套办理产证时,将小儿子与长孙加列为产权共有人。并且还立下遗嘱,言明老人名下房产以后由两个儿子各半所有。

后来长子长媳下岗后来沪,父母便把中套给他们住。可是长子长媳却得陇望蜀。他们知道老人居住的大学公寓虽然老旧但面积大,地段好,将来还有动迁可能。于是他们以父母均已年迈,住在一起好尽孝为名,经软磨烂缠,硬是搬到了老人住处。梁家共有三间房,老夫妻俩各住一间,长子长媳另住一间。

乡下来的长媳书念得不多,但鬼心眼不少。她知道婆婆热心社会事务,公公负责当家理财。于是她辞掉女佣包揽家务,利用居家便利百般讨好公公。不但饭菜专拣他喜爱的做,还帮公公买鞋添袜,身体不适时还帮着揑脚捶背。让梁教授觉得她不是闺女胜似闺女,于是对长媳夸赞连连,另眼相看,喜欢得不得了。

朱燕早年动过妇科手术,而梁教授却老当益壮,荷尔蒙不减,所以夫妻俩早已分房睡眠。长媳进门后,对梁“爸长爸短”绕着转,还时常穿着汗衫睡裤,在公公房里做这做那,磨磨蹭蹭。俗话说人非草木,岂能无情。长媳的媚功不久便见了功效。后来她提出要将孙子户口迁到爷爷家,身为户主的梁便一口答应。

因户口迁入须经本户人口全部签字认可,朱燕与次子才因此得知。因孙子户口的迁入会使住房关系复杂化,动迁时还会衍生出其他矛盾和问题,而且老头的厚此薄彼亦已初露端倪,使朱燕对长子长媳的企图心有所警惕和戒备。所以她和小儿子达成共识,说孙子户口只能迁进新买中套而不能迁进父母所住公寓。

梁教授的个性很强,凡事在家里说了算。他因为私下已答应长媳将孙子户口迁入,所以在妻子与次子拒绝签字后勃然大怒,表示要改变已立遗嘱,让孙子亦有继承份额。他先是威胁利诱妻子签字,后来见使尽软硬手段无效,就用上了最后杀手锏,写了诉状递进法院,以夫妻感情丧失殆尽为由,要求与朱燕离婚。

调解员程敏受理后,照例先找原被告谈心。每天坚持锻炼的原告虽已谢顶,但面色红润,活力无限,其离婚诉状写得洋洋洒洒,但根本提不出象样的理由。他说生在启东的长孙乃梁家血脉所系,其户口迁回爷爷处属天经地义,指责被告不让孙子迁户口是存心与他过不去,也是双方“夫妻感情决裂”的爆发点。

出身书香门第的被告身材瘦削,满头银发,温文尔雅,她执教数十载,桃李满天下,如今垂暮之年被老伴起诉离婚,心里自是说不出的难受。程敏说知青后代要把户口迁回爷爷处本属正常,原告要考虑长孙继承份额也与法无悖,建议她退一步以求破镜重圆。后来朱踌躇半晌道出了家中尴尬事,程敏才恍然大悟。

程敏知道,老年夫妻若女人因病体衰,男人老当益壮,此时男方如遇色诱多会迷乱。虽然被告已认定丈夫晚节不保,但程敏想原告身为教授或能自律而未必有出格事,但在身边两女人比较之下,其感情天平自然会发生偏移。加上长媳在公公面前的母以子贵和挑拨离间,便使被告的家庭地位和婚姻关系均陷于危境。

朱燕知道梁是曲线救国,以起诉离婚来压迫她同意孙子户口迁入。照理说让孙子迁入户口仅涉及动迁利益,天也不至于塌下来。但她认为老头已被灌足了迷魂汤,从孙子迁户口到起诉离婚,背后全由长媳在挑唆鼓动。此事若不坚决顶住,后面不知还会有什么阴招损招接踵而至。所以她宁可得罪孙子也决不让步。

老俩口的顶牛让调解员犯了难。程敏只得找原告谈话,因朱燕所称之事仅属猜疑并无实据,而且当着教授面有些话也说不出口,于是她不提敏感的公媳关系问题,只说梁作为一家之主,对家中老小要平等相处,把一碗水端平。又说做人需饮水思源,其小时家境贫寒,全靠朱家资助才得以来沪念大学并当上教授。

谁知梁教授却坦然回称,朱家是宁波豪绅大户,当年资助我这个好学生也是另有所图,我与朱结婚成家已作回报,相互间谁也不欠谁的。程敏又说孙子迁户口应取得全家同意,这种事情只能好好协商,不能意气用事而用起诉离婚来要挟对方。劝其撤回起诉后另谋出路。但性格固执且昏了头的原告根本听不进去。

因调解期限已至,程敏只得将案卷材料移送给民庭,由法官审理后判决双方不准离婚。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