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22、高架路上的半夜离奇车祸  

2013-10-26 22:13:30|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冯法官最近受理了一起出租车在内环高架路上撞死骑助动车行人的罕见车祸。

事情发生在去年十月中旬某日。白天车流如潮的上海内环高架路,到了后半夜已车辆稀少,暢行无阻。此时年轻的崇明的哥茅卫驾驶着载客出租车,踩着油门一路急驶而来,等到他快速驶过弧形弯道,突然发现前面竟有一辆慢行电瓶车挡道。此时左边车道因有同行车辆无从闪避,他只得握紧方向盘猛踩急刹车。

因车速很快,距离太近,刹车声剌耳尖叫着仍然刹不住。只听得一声巨响,出租车把对方连人带车整个撞飞出去。幸亏半夜时分高架上车辆很少,茅卫打开双跳灯,放置车障标志,才躲过后面车辆追尾。等到交警接报赶来,躺在血泊里的电动车驾驶者已颅脑开瓢,两眼翻白,脉息全无,完全丧失了生命迹象。

死者身上并无证件。交警通过查助动车号牌,才知受害人是家住杨浦区松潘路上的陶虎,今年四十多岁,是个吃低保的智障人。那天他在外闲逛,直至半夜才想到回家。他不知是神志错乱走错道,还是想走捷径早点回家,竟然大摇大摆骑着电瓶车,沿着汽车匝道驶上了内环高架路。结果就此走向了阴曹地府。

若按常理,陶虎无视道路禁行标志,违法骑车上高架,应当对事故负全责。但当交警知道死者上有八旬老母,下有无业傻妻时,不由也动了侧隐之心。他通过车轮急刹车的道路擦痕长度,推算出出租车当时已超速,于是将事故责任确定为死者负主责,的哥负次责。并且将事故的善后理赔委托给有关法院处理。

冯法官受理后,先要核对原告主体资格。陶婚后无子女,其法定继承人是老母及妻子。经调查,陶母是精神病人。陶妻则描眉画唇,衣服大红大绿,眼神直勾勾,一看便有几分“花痴”模样。邻居说她夫妻吵架后常要离家出走月余,在外住桥洞,吃乞食,但回家来仍红光满面,完好无损。野外生存能力极强。

因陶妻是陶家唯一没戴精神病帽子者,故她既是本案原告,又兼任原告陶母的诉讼代理人。好心的邻居怕愚钝陶妻单独出庭会吃亏,就帮她代写诉状,还陪她一起到法院来参加调解。被告茅卫从崇明到市区开出租车已多年,这次在高架超速撞死智障人后只得自认倒霉。经冯法官居中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四六比赔偿协议,由被告在扣除已付款十一万元后,再赔付给原告二十八万元。

按法院规定,当当事人签字领取调解书后,法官的审理任务便告完成。事后由被告把赔款支付给陶妻即可。可是为人善良宽厚的冯法官知道,智障人陶虎以终结生命换来的这二十八万元,对于其年迈疯母和无助寡妻是何等的重要。陶妻在法律上虽属正常公民,但其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实际智力尚不及小学生,如把这么多钱交给她,必定会遭不肖之徒窥探觊觎,甚至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冯法官想寻找靠得住的原告近亲属来代管。但智障家庭命比黄莲苦,经查陶虎的近亲属中非亡即傻,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可托付者。他在结案后仍不辞辛劳甘做份外事,又设法去找陶昔日工作单位和当地政府部门,东求西拜磨了许多嘴皮子,最后将此事托付给原告所在居委会。由法院将二十八万元赔款汇过去,然后由居委会按月将陶留下的活命钱分发给陶妻及陶母。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