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36、村姑借跳板进城后离了船  

2014-01-15 16:31:12|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城里丈夫因无法忍受村姑少妻在外风流无限而引起的离婚案。

原告郁为民是大巴司机。因身体单薄,收入较低,熬到三十五岁仍然单身。世纪之交那年,他经人介绍与来沪打工的宁波姑娘余丽谈起了恋爱。余身材匀称,五官姣好,比郁要年轻十一岁,俩人的年龄外貌落差很大。但为了一步踏进大上海,颇有心计的余丽臥薪尝胆,很快与郁结婚并生下了儿子。

余是个读书不多的农村姑娘,来沪后学着涂脂抹粉,描眉烫发,很快适应了花花世界。婚后她把孩子甩给了婆婆,家里开销都由丈夫承担。余在外打工赚了钱,都用来打扮自己。婚后还以郁呼噜太响为由,与相貌差劲,性能力赶不上趟的丈夫分房而眠。郁看在孩子份上,对年少娇妻的恶行都容忍了。

余在嫁入郁家多年后,根据上海户籍政策,其户口从浙江乡下迁入上海。经街道安排,作为新上海人的余先去乐购超市做售货员,后跳槽去巴黎春天当品牌专柜业务员。余年近四十,姿色犹存,正在如狼似虎时光。她在家不容丈夫近身,在外却与阔绰男客户打情骂俏搞的火热,个人私生活相当混乱。

郁在外听到妻子的种种绯闻后,也曾苦劝她改邪归正。但不知羞耻的余全当耳旁风。今年五月,余瞒着丈夫去外区医院坠胎,结果被别人发现而密告给郁。郁虽然气极但不敢捅破,只是让余看在儿子面上,央求她顾及家人脸面有所收敛。余嘴上虽然答应,但背地里仍在外寻欢作乐,经常夜不归宿。

到了年底,郁发现与他数年无房事的妻子数月未来月经,才知她又怀孕了。而母亲在外的放荡无度,也使在校读书的儿子常被人背后指指点点而感到抬不起头来。被戴绿帽子的郁实在气不过,就以余道德败坏致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起诉离婚。并要求女方净身出户,每月支付六百元儿子抚养费。

调解员程敏受理后,便找双方来谈话摸底。原告因司机工作辛苦,家庭生活折腾,年过五旬已两鬓花白,老态尽显。他一提起红杏出墙的风流妻子就咬牙切齿,说她嫁给他是借跳板进城遂了愿,得到上海户口后便原形毕露乱勾搭,根本不把丈夫儿子放在眼里。他不管程敏如何劝说,无论如何都要离。

姗姗来迟的被告身穿紧身衣,肩挎名牌包,烫波浪长卷,抽细支雪茄,打扮性感撩人,与其夫已是两类人。她对原告所称婚外情不屑辩驳,说这种老男人要离婚,她还真巴不得,只是对儿子不愿撒手。程敏就劝余,说她年纪轻轻总得再嫁,带着儿子多有不便。何况儿子嫌其名声不好,已不愿随她生活。

当双方都同意离婚后,接着就是财产分割。因原被告所住系男方婚前房屋,被告在郁家十几年没掏过生活费,故双方不存在财产争议。经调解员居中劝解,双方签领了离婚调解书,和平解除了婚姻关系。通过这一段城乡婚姻,原告得到了嫡血儿子,被告得到了上海户籍,也算是各有所得,各取所需。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