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37、表姐变身嫂嫂引发夺房之争  

2014-01-22 11:09:32|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许永良最近调处了一起发生在近亲属之间的扑朔迷离房产案。

被告耿强家原住华山路公房。其哥耿辉是老三届知青,文革后顶替回沪工作,便与未生育的外地媳妇离了婚。耿强在文革时沾了上山下乡哥哥的光,分配去供电局工作。九十年代华山路房屋动迁时,已成家生子的耿强经供电局资助,搬去市郊商品房居住。父母与单身哥哥则一起迁入定西路老公房居住。

定西路房屋面积虽小但地处黄金地段。入住数年后耿辉突然身感异常,经专家诊断系隔代遗传的“重症肌无力”。耿父对命运多舛的长子十分不舍且担忧其日后生活,故在世纪初将定西路公房产权买在他一人名下。为兼顾次子利益,父亲让孙子户口从郊区迁回定西路,为长子身后的房屋归属予作安排。

接着父母离世,耿辉病情加重。耿强虽去探视哥哥,但次数较少,照顾欠周。耿强的常熟表姐毕芸是姑姑长女,七年前她陪同患癌丈夫来沪治病并借宿于定西路表哥处。因耿辉生活难以自理,表姐揽下了所有家务事,把渐冻表哥照顾的周到妥贴。因妹夫开刀缺钱,耿辉还借两万元给她去支付医院押金。

2006年初,毕亡夫后无力还款,表示愿留沪照顾表哥以抵债。耿强见哥身体僵冻,行将就木,故对表姐贴身照料病哥毫无戒心。不料耿辉身体渐冻,命若游丝却色心未泯,对表妹仍存男女慾念。而毕不知是怜悯生命倒计时亲人,还是算计其身后房屋,守寡后不久竟委身于表哥,错铸了血亲间不伦之欢。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耿辉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亲弟弟未给予他临终关怀,但毕表妹却倾力照顾并以身相许,其心中冷暖自知。为了回报表妹的慷慨献身,耿辉瞒着弟弟与毕去领了结婚证(隐瞒了彼此血亲关系),并在去世前数月,去房产交易中心将毕添加为房产共有人。而耿强始终被蒙在鼓里。

2008年耿辉病重住院。临终前他给妻子留下遗嘱,指定由毕继承其身后房产。当耿辉在医院病故,耿强正要出面为亡兄料理后事时,不料毕表姐突然亮出了她与耿辉的结婚证,要以遗孀身份主办丧事。耿强不承认毕的兄嫂身份,说毕与耿辉有血亲关系属无效婚姻,非要把她逐出家门。耿辉的丧事只得停办。

耿强原以为其子户口已迁入定西路,只要病哥一死,这房子就象三个手指抓田螺,稳是他的。所以在哥病重时疏忽大意,全让毕表姐代为照料,平时从不去看望。不料哥死后半途杀出个程咬金,毕从表姐变身为嫂嫂,不但在房产证上加名,还在遗产继承上取得了第一程序优先权,占住在定西路不肯搬走。表姐弟为房子反目成仇,双方打斗辱骂三六九,什么样的脏话都能说出口。

耿强趁毕回常熟之机,撬门入室强行占有了房屋。返沪的毕芸被堵在了门外。只得向街道、派出所求援,要求夺回被占房屋。而强占房屋的耿强则以父母生前对房产归属已有安排,毕系用无效婚姻骗取房屋来作抗辩。有关方面觉得事有蹊跷难以裁断,便以“案情复杂涉及法律”为由,把此事推给法院。

2011年夏天,耿强以其妹为被告,毕为第三人提起诉讼,要求继承耿辉房产。法院经调查,发现毕系死者遗孀,属第一程序继承人,于是以主体不符为由,让耿强自行撤诉。而耿强又以毕与哥哥属三代以内禁婚血亲,其婚姻登记应属无效为由,向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结果被以超出申请时效为由驳回。

当耿强的申请婚姻无效碰壁后,毕芸马上以亡夫遗嘱为据,以儿子为被告向法院起诉房产继承案。法院经审查,认为耿辉无子女,父母又先亡,故原告属唯一第一程序继承人。经调解,法院确认定西路房屋归毕所有。接着毕又据此向房产交易中心申请产证更名,将定西路房屋产权改登记在她一人名下。

法院调解书生效后,原告即通知被告搬迁。但耿强置之不理。于是原告再度起诉,要求被告立即搬离并迁走户口。调解员受理后,先请双方来调解。经了解,被告在市郊虽有住房,但因欠债而被抵押。被告说其哥因患重症肌无力已无法动弹,哪还能行床第之欢?称原告是以色情骗婚并谋夺耿家房产。

原被告为夺房连年争讼,亲友邻里则评判不一。有人同情毕的遭遇,认为她给了耿辉人生最后的爱,得房合乎情理。也有人认为房子本是耿家的,毕藉违法婚姻而鸠占鹊巢,应予谴责制裁。老许知道此案僵持六年已成烫手山芋,法院即使下判也难以执行。所以在调解中冷处理,告诫双方不准再发生冲突。

原告见赶不走被告,亲友邻里也没人帮她说话,思来想去无计可施,只得去找中介公司将该房挂牌出售。但有兴趣买家上门来看房,见被告一家子住在里面并且落有户口,于是都知难而退,不再问津。原告在售房中四处碰壁,只得回头再来找法院调解员。老许就顺水推舟做工作,就势对她进行开导。

老许说,中国人有传统纲常观念,她与耿辉属三代以内血亲,俩人结婚虽非“乱伦”但毕竟有碍“人伦”,故在房产讼争中鲜有对其同情者。再说原被告之间既是叔嫂又是表姐弟,彼此为争夺房屋而互相揭短捣粪缸,让旁人看尽笑话。若亡夫黄泉有知,也断不想看见他们为房子反目成仇,对薄公堂。

当原告有所醒悟时,老许建议由被告得房,原告得款以了结纠纷。但原告要拿八十万,被告则说“门也没有”。老许劝被告说“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其哥虽身体僵冻但脑子清楚,若不是亲弟对他缺乏临终关怀,他也不会与毕结婚并赠送房屋。如今房屋产权已旁落,他怎能永占房屋而一毛不拔?

当被告有所触动时,老许经询价得知房价约为一百万。然后再找双方背靠背反复协商,终于达成被告付原告五十万,房屋归被告所有的解决方案。因死者骨灰尚未入土,双方经协商,决定由被告置办墓地并落葬,原告愿承担两万元。当双方签收调解书和平分手时,调解员老许才长舒一口气而如释重负。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