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98、挨耳光丈夫断腕放血休悍妻  

2015-01-30 14:46:50|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汤镇海是上海的七零后,他大学毕业后进入证券公司工作,任职三年后与女同事许扣琴谈起了恋爱。汤的父母是政府公务员,家庭经济条件较好。比汤小三岁的许出生在苏州河边棚户区,她身材火辣长相不错,但性格直率,脾气不小。在恋爱阶段就对汤颐指气使,动辄要汤买这买那,把汤当成了随身提款机。

汤的父母与毛脚媳妇打过照面后皱紧了眉头,觉得性格温顺的儿子根本hold不住性格泼辣的许美女,劝儿子悬崖勒马,另觅门当户对的合适对象。但汤就象被灌了大碗迷魂汤,根本听不进父母好言规劝,说他与许性格互补,情深似海,而且女方已为他作过人流,这辈子已是非许不娶。

汤家父母省吃俭用一辈子,老夫妻俩积攒下数十万存款,打算给儿子购买婚房。当儿子执意要娶许为妻后,他们怕婚后买房会在房屋产权上与女方有理不清瓜葛,于是赶在儿子登记之前的20076月,匆忙在邻近小区全款购买了一套小面积二手房,并把房屋产权登记在儿子一人名下。

汤家父母把毕生积蓄拿出来给儿子买婚房,本是对儿子婚事的莫大支持。不料媳妇原设想由男方出大头,女方出小头,买个两室一厅的夫妻共有房。所以对男家在婚前买房非但不领情,反而老大不高兴。她责怪公婆未与她商量便擅自买房,说男女新婚本应买中套新房,如男方钱不够,女方也可出一点。

因为婚房的不中意,许与汤家产生了隔阂。平时去公婆处蹭饭,她总是搭拉着脸,好象公婆欠了她许多债。她把丈夫的工资卡奖金卡搜括一空,一心想积攒些钱后把旧房置换成新房,并且把自己名字也写在产证上。为了早日实现换房梦想,她不但每天精打细算,而且把生儿育女的事一再往后延。

结婚四年后的2011年,等到小夫妻俩积蓄的钱达到了两位数,许对所住婚房决定以旧换新。因当时上海的住房限购政策比较紧,为了钻政策空子,享受居民首套购房的税收优惠,俩人去民政局办理了假离婚手续,想等汤买好新房办出了产证,俩人再去复婚,然后再以配偶身份把许补登记为房屋产权人。

但是双方在选择新房楼盘时出现了分歧,许看中了离娘家很近的莲花小区,汤却想买与父母家毗邻的富阳小区。因为旧房出售款是新房购买款的大头,作为主要出资方的公婆便想在购房地点上坚持话语权,不料懦弱儿子根本顶不住霸道妻子,结果还是买在莲花小区,产权在俩人复婚后登记为共有。

因为男方在购房出资中占了大头,所以新房的装修及支出说好由女方承担。但是在新房的装修品质及用料上,公婆主张聘用正规装修队,选用优质环保材料做欧式现代装潢。但出身贫寒的许为了省钱,没请专业人员作装潢设计,请的是来历不明的马路包工头,买的装修用料也都是杂牌打折便宜货。

装潢完工后,许得意洋洋请双方父母来参观。公婆对新房的低级装潢一肚子气,说墙面粉刷的甲醛味很浓,要求铲掉后改刷进口涂料。如果钱不够的话,可以由他们出。婆媳俩当场闹翻了脸。此后汤根据其父母意见,果真让包工头重新粉刷墙面。结果夫妻俩为此大吵,许暴怒之下动手打了丈夫一耳光。

汤家父母原本就对媳妇的多年不育心存疑虑,在许坚决不让重刷墙面后,对许的蛮霸行径反感到了极点。他们认为儿子找的对象门不当户不对,今后汤家将永无宁日。于是给儿子撂下重话,让他在父母与恶媳之间二选一。汤从小到大,父母未动过他一指头,故在挨了妻子耳光后亦憣然醒悟,下决心要与许分手。

许是个粗线条无心机的女子。她在夫妻吵架后,仍象以前那样重演老戏码,收拾金银细软后搬回娘家去居住。她原想着丈夫过一阵肯定会上门来负荆请罪,接她回家。不料她这次住在娘家一年多,没等来丈夫的出面挽留,反而在手机上接到了汤的离婚短信,问她在什么条件下能同意去民政局协议离婚。

汤最先提出的方案是按两家的实际出资比例,按三七开分割共有婚房。遭到许的断然否决后,汤又提出按产证上登记的“一般共有”现状,由双方各得一半。不料许的胃口大的出奇,她以汤提出离婚过错在先为由,要求单独取得房屋所有权。于是汤只得向法院起诉,要求与许离婚并依法分割共有房产。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受理后通知双方来调解。原告称夫妻矛盾的起因是房屋装潢,但造成夫妻感情破裂的根子却是被告性格暴躁,修养太差,与婆家人水火难容。被告嘴上虽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愿离婚,但是从双方短信往来的内容来看,其内心一直在房产分割的多少上绕圈圈。

调解员程敏觉得这对夫妻因门户不当对之故,双方的性格修养落差很大,加之双方父母的火上浇油,七年夫妻的情缘已尽,财缘将断,分手离婚已是早晚的事。于是在反复调解仍无结果的情况下,程敏让原被告回家去好好考虑,等有了确切想法再来法院进行调解。

一个多月后,原告打来电话,说他和被告对离婚已达成共识。在再度调解中,原告说他与被告无法共同生活,为了避免离婚马拉松,尽快与许分手,他愿意在被告拿出五十五万元后,把家中价值两百多万元的共有房屋及轿车均归被告所有。被告同意原告所提方案,但提出要分期付款。于是双方当即签领了离婚调解书,走出法院就各奔东西,成了陌路人。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