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29、离婚原告在法院遭遇生死门  

2015-11-23 15:3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陶芳是从青海来沪就读的大学生,八零后的她从大西北的河西走廊来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马上被沿海大都市的繁华与欧陆风情所吸引。大学毕业后,虽然外地生留沪就业比较困难,但是陶芳放弃了回老家县城当公务员的机会,留在上海广投简历,屡经面试,才进入浦东某广告公司当了职员。

陶每月薪金只有三四千元,除去房租、伙食等开支后所剩无几,连年底回家的机票也得靠父母出资购买。她和许多毕业留沪打拼的女同学一样,都把找一个有房有车无贷款的上海俊男作为人生理想。但是在女多男少的商务楼里,模样周正又有房有车的上海小鲜肉极为抢手,根本没有外来妹的机会。

陶长的身材匀称,五官端正,其颜值虽不算很高,但相当的耐看。公司里有个年龄相仿的男同事鞍前马后的对她表达爱意,陶对他的总体感觉还算不错,但因对方也是个赤手空拳来沪打拼的外地大学生,才使她不愿意发展这段感情。后来她在同事婚礼上认识了被告孔祥林,才开始其人生的初恋。

陶看过孔的身份证,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已在证券公司工作多年,上下班开私家车,家里有独立婚房,身高长相也与陶很般配,唯一欠缺的是年纪比她大了七八岁。陶在相处中对此有过疑问,觉得按孔的个人条件,理应是婚恋场上的香饽饽,何以年届三十还未择偶,至今仍是个单身汉?

孔起先信誓旦旦说他是单身处男,后来架不住陶的一再追问,才承认他与大学恋人有过一段婚姻,因婚后双方性格不合,争吵不断,在分居多年后已经分手。因孔的个人条件甚合自己心意,再说过了这个村也很难再有下个店,所以在孔不惜代价的追求下,陶终于沦为其情场猎物而迷失了方向。

俩人在相恋半年后,就结伴去黄山旅游。等到陶将自己的闺女身奉献给了被告,并盯着孔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时,对方却支支吾吾,闪烁其词,经一再逼问才透出其老底,说他因为对原告有深爱而对婚姻有所隐瞒,其与妻子因感情不合,分居多年已决定分手,但目前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

原告得知真相后号啕大哭,痛骂被告是玩弄女性的骗子,表示要与他一刀两断。但陶此前已将被告作为意中人领到老家见过父母亲友,让他在同学闺蜜面前作为未婚夫亮过相,还说马上就要在上海结婚。现在白马王子突然成了有妇之夫,实在是让她骑虎难下。所以在被告拿到离婚证后,俩人还是重归于好。

被告家境富裕,其在证券公司收入也较高,所以在俩人结婚时,孔除送出不菲彩礼外,还给原告买了钻戒、手表及项链等名贵首饰,女方的婚宴费用也由其全包。在婚初的一两年里,小俩口情投意合,相当融洽。后来原告生下儿子后忙于照顾小孩,被告却对家庭不管不顾,还故态复萌,在外拈花惹草。

于是夫妻之间为此爆发了激烈争吵,原告的嘴巴厉害,句句剌骨,被告则歇斯底里动起了拳头。原告打110叫来了民警处理,被告恼羞成怒,竟把原告的所有衣物扔出了家门。脾气倔犟的原告一怒之下抱着孩子回了老家。在两地分居满一年后,陶由父母陪同来上海向法院起诉离婚,并要求取得儿子的抚养权。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通知原被告参加调解。结果双方家长都到场,在法院底楼一见面就骂开了。公婆说孙子是孔家命根子,骂原告狼心狗肺借婚姻骗财,拿走了彩礼、钻戒首饰就要离婚,还要抢走其宝贝孙子去卖钱。原告父母不甘示弱也当场飚骂。调解员见两亲家势不两立,火气很盛,就让法警把双方老人都拦在楼下,仅让原被告上楼去调解。

原告称被告作为有妇之夫谎称处男骗她失身,后来才知道他仗着有钱风流成性,换妻如换衣,此前曾两度离婚,与她结婚后仍在外勾搭女人。被告对此矢口否认,说原告要离婚并非不可,但一定要退回彩礼首饰,交出儿子,否则休想活着离开上海。被告在争论中眼睛血红,青筋爆起,后来竟冲向原告要动武。

此时程敏赶紧拦住情绪失控的被告,并叫来保安压阵。她提醒被告,说法院里处处有监控镜头,你动手打人就有录像为证,必须受到法律制裁。被告看看屋内探头四佈,不得不有所收敛,后来他又用手机叫来一帮人守住法院大门,说原告一家人只要一走出法院就往死里打,一切后果都由他来承担。

调解员程敏走到窗前向下一看,果然有七八个寸头纹身的黑衣男簇拥着被告父母,在法院大门外虎视眈眈。她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今天的调解已不会有效果,而势孤力单的原告一家只要一出法院门,就会遭到众大汉围殴,虽然若打死打伤自有公安依法惩办,但事情出在法院门口总不能放任不管。

于是程敏赶紧向中心负责人汇报,说当务之急是一定要想办法把原告一家安全送离法院,防止发生恶性暴力事件。接着程敏以分头做工作为由,先把原告一家人安排到远离被告视线的地方。因当事人离开法院时必须从安检室领回其身份证再出门,而门外就是一帮打手,所以不能以正常方法离开。

于是中心经请示领导,让原告一家人乘上一辆警车,然后紧闭车窗,让当事人趴下,神不知鬼不觉驶出法院,从一群打手的眼皮底下安然撤离。此后调解员告诉被告,原告已被法院送走,离婚案也因调解不成,将移交法官开庭审理。被告得知中计,竟恶骂调解员蓄意放走原告,还威胁要对其不客气。

程敏劝被告要清醒清醒头脑。说法院把对方悄悄送走,不但是为了原告一家的人身安全,也是为了挽救失去理智的你。否则对方一出法院大门就被暴徒殴打致伤,你作为主谋就会被公安戴铐追责,去面对不必要的牢狱之灾。你现在不是谢谢法院还要胡乱骂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