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27、暴力老太把丈夫逼到乌江口  

2015-11-07 08:0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杨守仁是上海人,出生在抗日战争爆发的1937年。其父母是清末上海开埠后,从浙江宁波到上海谋生的裁缝,他们靠着自己的出色手艺和勤勉劳作,先借房在市区开了裁缝铺,等到日本人投降后,便借钱盘下门面开了一家服装店,平时除了养家糊口外还有所积余,算是沪上平民中的小康人家。

上海解放那年,杨守仁正在读初中。后来的城镇土改中,其父母被定为小业主,接着服装店也被公私合营。此后原告考入了清华大学,1961年分配到湘西兵工厂从事飞机制造。那时阶级斗争已天天讲,兵工厂的对外代号是保密邮箱,员工都是清一色红五类,杨的小业主家庭成份在全厂属绝无仅有。

在文革爆发的1966年,年近三十的杨经同事介绍,与同厂女工陆宝书谈起了恋爱。老家湖南的陆比杨小三岁,初中毕业后未考上高中,因家庭出身好,在五十年代已进保密厂并入党。文革时清理阶级队伍,工厂造反派经外调,说杨父解放前在上海开店属漏划资本家,扬言要揪斗杨并把他赶出兵工厂。

陆是造反派里的工人党员,其红色底牌超级过硬。此时她挺身而出为杨辩护,说他是国家培养的军工人才,谁也无权赶他出厂。后来在陆的保护下,厂里仅把杨下放到车间做工,使他逃过了一场劫难。俩人在文革武斗的兵荒马乱中结了婚,在工厂的集体宿舍安了家,此后又在湖南生下了一男一女。

原被告在文革时期,因被告出身好还是党员,比丈夫工龄长、工资高,加上其性格强势,脾气火爆,故在家一言九鼎,对外主宰一切。文革结束后拨乱反正,杨重返厂科研岗位,后又调入国防科委某研究所,担任研究员、教授并不断著书立说,在学历、收入及社会地位等方面,把被告甩开了好远。

历来争强好胜的被告此时产生了婚姻危机感,她担心文革后全面翻身的丈夫会抛弃她,于是发奋自学考上了电大,经多年苦读先后拿到了大专、本科文凭。她先从车间调到厂校当教师,后又进入厂部机关担任内部刊物编辑,平时也舞文弄墨,喜欢写作投稿,偶尔也有一两篇豆腐干文章获得发表。

原告在香港回归后办了退休,接着便叶落归根,携妻返回上海定居。家中除了父母留下的仙霞路旧公房外,俩人还用退休时积蓄,在北新泾投资买下了一室一厅小套用来出租。此时家中儿女都已大学毕业有了工作并在沪成家,照理原被告作为共过患难的原配夫妻,理应相濡以沫,携手共度晚年。

原被告虽然共同生活几十年,但是在性格、爱好、生活习惯等方面差距很大。被告习惯于当家长,对丈夫有控制欲,发火时对原告连骂带打。原告过去看在年幼儿女份上,一切都能包容忍让。退休回沪后双方为经济问题大吵,后经儿女出面调停,才确定家庭开支AA制,但水电煤等费用由原告承担。

被告的退休金比原告要低很多,但是她喜欢网上购物,还时常要给老家的亲友寄这送那,所以身边的积蓄比原告要少得多。好胜心很强的被告在退休后仍笔耕不辍,她因自己写出的文章很难被报刊录用,于是在网络博友的指点下,决定将历年自己所写文章编成专著,自费请湖南某出版社编辑出版。

原告及儿女都读过被告的文章,觉得其文笔不畅,文理不通,结集出版后将无人问津,遗笑大方,故一致反对其自费出书。当被告向原告借钱时,原告遵照儿女嘱咐予以拒绝。恼羞成怒的被告先是拍桌踢凳摔东西,接着又破口大骂辱祖宗。原告气得写下离婚协议让被告签字,结果却被她撕得粉碎。

后来被告一意孤行,借债数万元去湖南长沙自费出书。返沪时她带来了上千本专著,别说按书价出售给别人,就是免费白送也乏人问津。被告遭此打击气得要命而大病一场,虽然原告注意避讳,在家里绝口不提其借钱出书之事,但被告对此仍耿耿于怀,常与老伴寻仇作对,还扬言要与原告同归于尽。

原告深知湖南老婆的火药桶脾气,生怕与其同住一屋会遭不测,提出因感情不合,能否暂且分居。但被告一听马上拿着房产证去找中介,说要把家里两个小套卖掉后换购一个中套,死也要与原告死一起。今年国庆被告又吵架寻衅,乘原告不备时猛搧丈夫耳光,吓得原告落荒而逃,正式向法院起诉离婚。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细读了原告诉状,她知道这对老夫妻当初在文化修养、个人才能等方面落差很大,明显不配,属于文革年代阶级斗争高压下的特殊结合,文革后拨乱反正,双方的不匹配才显露无遗。但女方未能适应社会变化,努力维系婚姻,仍是一味逞强斗狠,欺凌男方,才使婚姻陷于危局。

 调解员劝原告看在四十余年患难夫妻份上,能否再给被告一次机会。原告说妻子性格强悍,霸道野蛮,对其打耳光、咬人是常事,还要用脚踢其睾丸。为能保全性命,安度余生,他被迫在外租房居住,现在唯有与被告离婚,住房财产愿各半分割。此时程询问原告,被告踢其阴部时究竟用力如何?原告是个老实人,他承认妻子踢其私处脚下留情,属点到为止,主要还是想吓吓他,并非是下狠脚欲害其性命。

被告在接到法院通知后不理不睬。调解员程敏左等右等不见其到来,只得再打电话过去做工作。被告称文革动乱时兵工厂造反派决定要拿出身不好的原告开刀,是她挺身而出才救下了原告,原告现在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居然要和她离婚,她宁死也不会让老白眼狼得逞,表示她坚决不会来法院应诉。

在几度劝说被告无效后,程敏只能开导原告,说原配夫妻老来伴,儿女也已成家,虽然被告脾气很坏有家暴,但老太毕竟已七八十岁,真打起架来原告也不会吃亏。而且在被告不肯离,子女反对离的情况下,法院通常也不会判离,劝他看在小辈面上再忍忍,以观后效。原告听劝后无计可施,只得向法院撤回起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77)|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