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04、惜钱如命的邻居老刘  

2015-04-03 12:34:56|  分类: 社会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住的别墅区位于上海西南近郊,小区占地数百亩,房屋既有联体也有独栋。二零零七年我卖掉了由单位分配的莘庄多层三居大套,向亲友借钱买下了小区里的联体别墅边套。西邻独栋别墅的业主是闯荡过日本的上海人老刘,他起先买的是本小区的联体别墅,住几年后嫌联体别墅面积较小不够档次,于是又卖掉联体换成独栋,与我成了隔路相望,鸡犬相闻的近邻。

我与老刘买下的都是毛坯房。等到我入驻动工时,其独栋已请人装修了近一年。刘家欧式三层别墅的坡屋顶高低错落有致,用酱红瓦片吊挂铺就。别墅的东墙西墙各有一个壁炉烟囱高耸,外墙用暗灰色拉毛水泥粉刷,窗框的上檐与窗台都用清水红砖精心砌就,配上低调实在的柳桉实木门窗和挑出露台、铁艺花架,无论近观远瞻,都很有上海租界老洋房的陈年韵味。

为了追求房屋内装修的沧桑感,他千里迢迢从武汉买来民国时的进口柳桉方料,家中的门窗、护壁和地板、楼梯装修等全部用柳桉实木制作,光木工费就付掉数万元。其室内窗帘厚重,家具古朴,铜灯幽幽,底楼还摆放着不少带有旧上海底蕴的收藏物。我问他藏品价格几许,他还故作神秘让我猜。我家天花板四周采用的欧式宽幅内弧线条,就是从他家学来的。

可能是自小老上海弄堂生涯养成的生活习惯,老刘在家特喜欢晒衣物。只要天好出太阳,他总要早早把几床被子及垫褥在露台上晾出来,到中午时分把被子翻个身再晒,待太阳下山前用籐帚拍拍被子再收进去。他说晒过太阳的被子香喷喷,晚上睡觉时超级享受。有时老刘还把家中的巨大羊毛地毯摊在小区柏油路上,用高压水枪仔细冲洗干净,然后由数人吆喝着合力挂上二楼的露台晾晒,那阵势很有点象西藏寺庙的山坡晒佛。

去日本打过工的老刘可能前半生太过艰辛,故身体相当糟糕,面孔也显得很老气。我起先以为他比我年长,后来经攀谈互报家门,才知道他竟然比我还小了四岁。刘的老家在市中心的静安区,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出国潮中,从国营元件厂辞职后赴日本“留学”,在那里当黑户打工十来年,从擦桌、洗碗到高楼搬物、医院服侍样样干,历尽了异域苦难和生活辛酸。等积攒下百万巨款后,方于九十年代风风光光返回上海。

刘妻年龄稍小也是上海人,她是在丈夫赴日打拼有所收获后再跟着去日本打工的。等到独子出生时,老刘已四十来岁。回国后他跟着朋友买下了紧靠闵行莘庄镇的松江新桥别墅,还每年自费缴纳社保基金,想在年满花甲后领取退休金。因为身边还留有一笔养老钱,所以老刘白天上网炒炒股票,晚上邀好朋友到家乱扯山海经,别墅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相当舒坦。

老刘在小区里有几个年龄、经历和三观都比较接近的要好朋友,他们个个都是半夜赛神仙,凌晨才睡觉的夜猫子。每到周末,几个人就买些鸭脖、红肠、花生、薯片,在刘家底层客厅里喝啤酒,天南地北的胡扯山海经。有时朋友之间对某个问题产生了争论,死心眼的老刘会忘了所处时辰,在家拔高嗓门乱吼一气,把周遭近邻从深夜酣梦中吵醒而多次引来投诉。

老刘最喜欢收集名贵木料。除了收藏明清及民国旧式家具外,前几年还邀朋友一起去川西深山老林里觅宝,向当地山民购买从古河道泥土中挖出来的千年乌木。买下后雇了卡车千里押运来上海。除大部分拿去请苏州老木匠定制高档家具外,还剩下几根乌木暂存在刘家。这几年乌木的价格连番暴涨,老刘对家藏的几根乌木更是万般钟爱,见人就要把它亮出来炫耀一番。

老刘在市区内环还有一套老房子出租,归国无业的他虽然不差钱,但自知赴日挣来的血汗钱花一个便会少一个,所以过日子相当俭省。他家花园东面、南面临路,所处位置很好,本可打造欧式围墙给别墅添彩。但老刘舍不得花钱打理花园,却买来廉价冬青围起了绿篱。因狗猫会从绿篱缝中钻进钻出,他便把人家废弃的木栅栏搬过来,靠着绿篱内侧围了一圈。别人把不要的蹩脚花木丢在垃圾桶旁,他也会如获至宝搬过来,种在自家花园里权充风景。

因儿子在外住校就读,夫妻俩买一斤鸡毛菜、两个番茄、三个土豆,搭配些鸡蛋、红肠便可对付一日三餐。为了节约开支,他在绿篱下搭棚养了一群下蛋鸡,其骚臭味把身为沪剧大腕的西侧女邻居熏得走投无路。为了给鸡吃菜皮,他会趁别人离家时,去人家菜地里撸一把菜苋,摘几根葱。有时被人撞见,他还会若无其事打招呼,拿着战利品不慌不忙踱回家去。

老刘患有严重肺气肿,走楼梯的脚步稍快些,就会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医生关照他锻炼身体比吃药还重要,所以他每天晚饭后一定要在小区花园里快步走路一小时,直到走出一身大汗再回家洗澡睡觉。有肺气肿的人一累就缺氧气喘,平时一闻到烟火味就要犯咳嗽,但他为了节约寒冬季节的空调电费,却坚持要拣木柴,烧壁炉来取暖抗寒。

于是有钱的老刘染上了拾荒癖。他看到人家有修剪下的粗大树杈,就会如获至宝拖着病体吭吃吭吃拉回家,用电锯锯成短树棍,在屋檐下垒成西洋式的干柴垛。人家装修时扔进垃圾堆的旧门窗、壳木板,他也要拣回自家院子里堆放,用于冬季烧壁炉,把好端端的花园搞得乌七八糟,不成体统。每年秋末冬初,他家壁炉会率先升火冒烟,虽然炉中的烟火会剌激其哮喘发作,可是他仍然乐此不疲,在家里边咳边烧。

老刘是个热心人。若小区里有业主修理房屋或种树栽花,他保准会背着手踱过来观望搭讪,帮着东家出谋划策。我在花园里造了竹林假山,栽种了羽毛枫、造型黄杨、红枫等名贵花木,还一年四季置换盆花,修剪草坪,把一百多平米的南花园打扮得山青水秀,很有欧式花园的风范。每当我在院子时忙活时,老刘常会走过来隔着栅栏夸我,说他每天打开窗户就看到我家的美丽南花园,使他心旷神怡,长年受益。

老刘在花园里养了一条看家护院的长腿大耳黑皮狗,无论冬夏都用铁链子把它拴在门前水泥地上露天过夜,每天只喂一碗狗粮,一碗水。有时大狗会挣脱铁链,在小区的垃圾桶边打转觅食,把正在散步的小区居民吓得尖叫而逃。这条狗在刘家的生活待遇并不算好,但它的警觉性却特别高,晚上稍有风吹草动,大黑就会凶猛咆哮不止。小区狗叫虽然闹夜,但也庇佑了邻里的安全。

养狗的老刘还喜欢以狗会友,时常带着大黑出去与别人遛狗,比狗甚至斗狗。有一次在斗狗时,对方的雪撬狗弄假成真,竟咬住大黑不放,还把上前解救的老刘咬得皮开肉绽血淋淋。刘立即去医院清创并打了防疫针,虽然没染上狂犬病,可是其肾功能却因此出现了问题,尿检时被查出有超量蛋白及红细胞,需使用激素类药物才能加以控制。这让本就有病的老刘雪上加霜,身体更为虚弱。

老刘在遛狗时有个绝招,他喜欢骑上自行车,一手扶车把,一手牵狗绳,哼着小调在小区里转圈作浪漫骑行。有一次大黑为避让汽车而误撞主人自行车,老刘猝不及防被摔断了腿,腿骨用钢销钢钉作了内固定,才被迫放弃了骑车遛狗的嗜好。二零一四年深秋,大黑吃了鸭骨卡在肚子里拉不出来,结果造成肠胃穿孔,经宠物医院开刀仍无济于事,结果就此一命呜呼。

大黑在临死前几天屡有啼哭和哀泣,其半夜哀鸣更让人毛骨悚然。狗哭在民间被视为凶兆。就在大黑死后的第二个月,老刘于二零一五年元旦前后身体不适,但他自认为除肺气肿外不会有其他病,为了省钱省时,他一直就近去附近莘庄医院就诊。郊区医生给他里里外外做了全套检查,但对他的莫名低烧仍找不出确切原因。挂了一个多月的广谱抗炎点滴后,刘的病情不但未见好转,反而日渐加重。

老刘的个性相当固执,他认准了的事,别人再怎么说也扳不回来。亲属劝他去市区大医院就诊,但惜钱的老刘总以为自己只是肺气肿发作,对去市里医治犹豫不决。后来在一帮要好朋友的集体力劝下,刘才答应去瑞金医院静安分院医治。结果转院当天医院就给他开出了病危通知,当小区近邻闻讯后准备去医院探望他时,在除夕的前一周竟突然传来噩耗,说老刘因血崩不治已经病故。

别墅区里都是独门独户,邻里之间人情淡薄,较少往来。刘家死人后比较克制,虽在客厅设下了灵堂,但仅有少量至亲好友来上门吊唁,亲属也没在家号啕大哭。所以老刘的死在小区里波澜不惊,并无多少人知道。我家与少数邻居去龙华殡仪馆参加了追悼会,大家都说刘怕看病花钱耽误了病情,否则不至于因肠胃大出血而丧命。大家最叹惜的是老刘从日本归来后缴纳了多年社保基金,最终却未能拿到一分钱退休金。

接下来的除夕与农历新年,小区里家家户户都在燃放爆竹,庆贺新年。而丧夫亡父的刘家母子却要顾及周遭邻里的过年好心情,有悲不能发大声,只能披麻戴孝,悲哀忍泣,默默在家给死去的老刘添香守灵。从小年夜到新年里,老刘的几位铁杆好友轮流到他家来陪夜守灵,逢七时还张罗着给老刘烧化了锡箔、冥币、被褥、衣物,以及纸糊的阴间房屋和家具。

老刘死后,儿子仍在外读书,其妻因在家过于孤独,便让姐姐过来陪着住。天气晴好时,她们便象老刘在世时那样,把家中被褥翻出来,摊挂在露台上晒太阳。断七后,刘妻嫌花园里太杂乱,便请邻居来帮忙,把遮天的樟树剪去枝叉剃成光头,还把屋后堆积如山的树枝烂柴予以清理,把院子整理得焕然一新。而这些都是性格怪异的老刘在世时所无法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