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12、红杏出墙的妻子终被休  

2015-08-13 10:0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郑华山是家住沪西的上海男。在石库门里长大的郑读书时成绩一般,大专毕业后进入银行任柜台职员。靠着父母支助,他工作数年后贷款购买了市区婚房。郑原来谈过一个女友,但是因长相一般而不大称心,故谈了多年年近三十还未成婚。后来他在朋友婚礼上偶遇比他小六岁的美女凌俏俏,便果断移情别恋。

凌的老家在浙江台州,在海边长大的她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便与小姐妹结伴来上海淘金。靠着长相不错和口齿伶俐,她当过大饭店迎宾小姐,也当过名品店营业员,虽然每月收入也有四五千元,但是她爱慕虚荣喜欢名牌,所以赚钱能力永远赶不上花钱进度,身边的银行卡经常透支,是寅吃卯粮的月光族。

凌得知郑在银行任职还有房有车,便以为碰上了有钱男。当郑不惜血本追着她献殷勤时,就不计较对方年龄,相恋才几个月就住到了一起。为了抓住漂亮小女友的心,郑处处都宠着依着凌,上下班天天接送,双休日不是外出游玩,就是逛商场购物。他替凌买的皮鞋、衣服和香水、包包,很快把柜子塞得满满当当。

后来凌有了身孕,俩人就去领了结婚证,第二年便生下了大胖儿子。因为凌在结婚时说过她只管生孩子,不能领孩子。所以小孩出生后由郑母为主照料。凌在家里百事不做,分文不掏,其挣的工资独自花用不算,还要丈夫每月保证供给她两千元零花钱。而郑在家里买汰烧全包,连老婆的内裤丝袜也要他天天洗。

郑在银行的收入虽然比较高,但是在扣除房贷,购买小孩用品、应付日常开销以及每月给妻子两千元后,钱包已所剩无几。但是花钱无节制的凌却还要巧立名目向丈夫要钱。当郑不肯给时,凌就扔下孩子不辞而别,每年总要玩一二次短期失踪。等到回来时,就说是单独去了哪里哪里玩,还要向丈夫报销旅游费。

去年春天,凌说浙江老家翻建住房要借八万元。郑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得去父母那里拿来八万元,凌还写了张借条给婆婆,说半年以后保证归还。凌拿了钱就去浙江帮父母建房,这一去就是三四个月不回。其间郑打电话给凌她不接,后来他直接向岳父母探问,对方却说家里并未造房,凌近期也没有回过老家。

此前凌不告而别玩失踪,一般仅一周左右,而且都是随旅行社出行。这次失踪时间超长且行踪不明,郑担心出意外,于是找凌的亲朋好友四处探问,才得知凌已跟别人去云南大理开饭店。后来郑辗转托人,请大理银行的同行上街寻找,才发现凌竟与别的男人在那里开了夫妻老婆店。对方还传来了现场所摄照片。

郑通过辨认照片,发现那男的竟是妻子的台州同学黄老板。此人过去在读高中时追求过凌,他先前在台州城里开过棋牌室和足浴房,近几年一直在浙江长兴经营农家乐。此前他来上海办采购,还带着竹笋草鸡到他家来见过面。此前凌短期失踪外出旅游,郑就怀疑她可能是与黄同行,但苦无证据而未敢向妻子盘问。

妻子的出轨行径被坐实后,使郑遭受了沉重打击而大病一场。正当他痛定思痛,准备去云南找凌摊牌时,凌在离家满半年时却突然回家了。她知道回老家建房的谎言已被揭穿,于是谎称自己是拿了八万元在云南作长途旅行。而接着从云南传来的新情况是,被告与黄老板在大理吵架闹翻,夫妻老婆店也已关门打烊。

郑知道凌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为了取得过硬证据,他带着录音笔前往长兴找到了第三者黄老板。在摊了一桌的照片面前,黄只得承认他在云南大理曾与凌以夫妻名义同居数月,后来因生意亏本和凌只知道花钱,俩人因经济闹翻而分道扬镳。黄向郑口头表示悔过并请求宽恕,但坚决不肯给郑写下悔过书。

郑回沪后,拿着照片和录音与妻子摊牌。凌在铁证面前只得承认其红杏出墙。可是当丈夫逼问其以后能否改邪归正时,凌竟称其对原告已感情麻木,夫妻姻缘已断,以后迟早得分手。可是当原告让她归还八万元借款并协议离婚时,凌却说离婚可以,但钱是分文没有。于是郑只得向法院起诉离婚并向凌索赔各项损失计十余万元。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受理后,便找双方来法院调解。被戴绿帽的原告精神疲惫脸色苍白,他在陈述被告出轨劣迹后坚决要求离婚。他主张离婚后由他抚养儿子,让被告承担每月两千元生活费。除要求归还八万元借款外,郑还要求鉴于被告犯有重婚罪而剥夺其财产分割权,以赔偿其给原告造成的精神损失。

出轨被告打扮时髦,姿态妖娆。她对男方的控诉无动于衷,对于自己的婚外情毫无羞耻感。她说男女之间的分分合合不稀奇,对离婚问题表示无所谓。但是对原告要求她归还八万元借款以及承担儿子抚养费却相当抵制,说自己身无分文,目前又没有工作收入,不可能在经济上对要求离婚的原告作出任何承诺。

因为双方虽同意离婚,但在经济问题上卡住了。于是程敏先找原告谈话,说八万元借款是凌独自向公婆所借,可以留在案外由债权人向被告另行主张。至于被告的涉嫌重婚问题,因事涉刑事而比较复杂,不宜在离婚财产分割中作为相关理由。调解员劝原告回去对离婚问题再作郑重考虑,等他想好了再组织调解。

过了一星期,调解员还没与原告联系,郑却拿着离婚证自己来法院撤诉了。原来郑在调解后与父母进行了商议,一家子觉得凌是个朝三暮四无信用的坏女人,即使她答应还款或支付抚养费,以后也只是张空头支票。于是原告在经济上作出退让,在被告同意儿子由男方抚养后,便一起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