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19、出轨男净身出户买断姻缘  

2015-09-17 14: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厉海平是出生在上海的六零后,其读书时正逢十年文革内乱,当过红小兵的他在校调皮捣蛋,文化学习落后,所以在读完中学时勉强通过了毕业考。因为考大学上不了本科线,只得去读了由技校升格的高级职校,毕业后不包分配需自找出路,于是厉通过亲戚介绍,去一家汽修厂当了技工。

厉在厂里埋头苦干几年,成为生产一线的技术骨干。因为家里住房紧张,经济条件差,所以厉在找对象时屡谈屡黄。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单位里照顾班组骨干和住房特困户,分配给厉一套苏州河边的一室户老公房。年过三十的厉才经厂里老支书介绍,正经八百的与被告高元元谈起了恋爱。

高元元比厉小三岁,在粮店当营业员,是厂支书的远房亲戚。她文化稍低,长相平平,但为人随和,脾气很好。因为厉的住房分配与女朋友介绍都拜厂领导所赐,所以他尽管对相貌平平的高并不来电,但是在经济贫乏年代难以追求人生的真爱,于是在彼此相处一年后,就在一室户里领证成婚。

高在婚后第二年就怀了孕,等到怀胎十月便生下女儿厉盈盈。一家三口的居家度日虽然十分的忙碌和艰辛,夫妻俩为家务琐事也常有口舌之争,妻子曾经几度负气带着女儿住回过娘家。但是在小家庭天伦之乐的温暖感召下,一室户里的平淡生活光阴似箭,转眼之间女儿就由小学升上了初中。

在世纪之交的企业改革大潮中,原被告的工作单位发生了大变化。被告所在的国有粮店改制为良友公司,文化偏低,老实巴交的高在企业改制中首当其冲被裁员下岗。而原告所在的大集体汽修厂被解体后,厉凭着他过硬的汽修技术,很快在专业汽修店找到了新工作,收入也比过去有所提高。

在世纪初房价很低时,原告卖掉一室户旧公房,贷款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商品房。虽然被告办理早退后仍在外面打工,但俩人的收入落差已使夫妻关系失衡。被告拿自己退休金及打工收入来开伙仓,原告则负责支付水电煤及女儿学费。至于丈夫的收入及存款到底有多少,弱势被告已一无所知。

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老菜皮。” 被告的性格内敛,不善言词,人到中年后因囿于家务而不事梳妆,腰身渐圆。而原告的个性开朗活泼,在外善于交际,其打扮新潮,头发乌亮,在外出旅游途中广交朋友,在跳舞场上技惊四座,所到之处很有异性缘,于是桃色绯闻也随之而来。

丈夫在外涉嫌拈花惹草,当然会引起家中地震。被告被四处流传的原告绯闻所激怒,时常与丈夫发生争吵。除了多次惊动年迈公婆外,被告还跑到原告所在汽修店向总经理告状。但原告对此一概否认,把诸多可疑都辩解为异性好友间的正常交往,说以后可以注意,但决无被告所称的“通奸”之事。

但是丈夫的婚外情瞒不过妻子的第六感觉。闷骚原告在外有了相好后雄风不再,回家难得与妻同房,只能勉强敷衍,草草了事。五年前被告经老同学帮助,终于打听到了原告与第三者的同居之处。她在多层住宅的楼梯间守了通宵,终于在那个女人的家门口将睡眼惺忪的出轨原告生擒活逮。

被告并未当场发难,她一声不吭将被抓了现行的原告带回家。于是夫妻俩关上房门打开天窗说亮话,就婚姻的何去何从进行谈判。原告承认自己早已移情别恋而要求离婚。被告说离婚可以考虑,因原告对婚姻不忠,必须留下房屋财产净身出户,但女儿即将高考,需等她大学毕业后再离婚。

于是夫妻俩就离婚问题达成了默契。此后原告除了负担家中水电煤物业费及女儿学费外,还每月付给妻子若干生活费。虽然原告照样回家过夜,但夫妻之间已无性生活,被告对原告的地下婚外情也眼开眼闭。但是在行将高考的女儿面前,原被告还得故作笑颜,营造父慈母爱的家庭气氛。

等到今年夏天女儿大学毕业,原告才正式起诉离婚。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通知原被告前来参加调解。原告说夫妻失和,人生苦短,两人已形同陌路多年。在感情世界里很难说是谁的对错,为了结束无爱婚姻,他唯有请求离婚。在婚姻财产的依法处理上,他愿意服从法院的公断。

被告同意离婚。她说原告既已承认婚外情,对其婚姻不忠也不再多说。但原告的婚内出轨已严重伤害妻子,此前他说好愿意留下房产净身出户,现在离婚时理应信守承诺。原告则说几年前口头协商离婚时,虽然说过净身出户,但自己现已是年过五十小老头,被扫地出门后还能去何处栖身?

调解员梳理了本案的婚姻基础,感到双方感情无存应该离婚。但是在离婚财产的处理上,虽然依照婚姻法有关规定,原告有出轨过错而应适当减少其财产分割,但不可能判他财产归零后扫地出门。为了达成离婚调解,唯有说服当事人在财产问题上作出退让。于是程敏又分别找原被告做工作。

被告说担任高级汽修工的原告收入很高,他已为净身出户准备了五年,肯定已攒下不少钱,现在其突然变卦向法院哭穷,应该是插足的小三在背后给他出了坏点子。如果犯有婚外情的原告在房产问题上要出尔反尔,那她也不可能同意与他离婚。俩人可以一直耗下去,看看到底是谁能耗过谁。

接着程敏又去找原告,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当初既已说好净身出户,现就不宜在房产问题上反复,否则被告会对离婚反悔。再说房屋产权已过半登记给女儿,其名下产权就算折价也为数有限,还不如放弃房产把死亡婚姻即行买断。况且被告所得房产也是留给女儿,这对原告仍然是完璧归赵。

原告可能真是因小三所阻而在房产问题上食言生变,他听了调解员劝解后便回心转意,同意将其名下房产转归被告所有,并在离婚后自行解决居住问题。在双方领取离婚调解书后,被告说房子已归她所有,女儿今后结婚全由她负责。而原告则说夫妻虽已离婚,但女儿结婚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70)|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