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20、倒贴房产追美男之后悔莫及  

2015-09-23 10:1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苏芳菲是上海八零后。其亡父原是建筑公司工人,母亲是商店营业员,家里所住的一室小套偏西面北,夏天像蒸笼,冬天像冰窟,其家境是相当的一般。苏身材不高,体态微胖,虽然自身条件平平,但她特别爱美和喜欢打扮,在读书时就是校园追星族,立志要找个英俊漂亮好丈夫。

苏大学毕业后进入招商银行担任柜台营业员。银行的方阿姨是个热心红娘,先后替苏介绍过好几位条件不错的男朋友,但是都因苏嫌对方身高不够或长相平平而难入其法眼。父母劝苏找对象时要掂量自身条件,不能脱离实际盲目追求美男。但苏仍不改初衷,仍在苦苦寻觅心中的白马王子。

苏在银行工作的第三年,与被告翟俊峰不期而遇。翟比苏小四岁,家住江苏如皋,在上海读大学。他大四毕业后没找到称心工作,只得去保险公司担任业务推销员。翟的收入全靠拉保单提成,来到银行向柜台业务员推销保险。初出校门的翟口才一般,但身高腿长,五官俊朗,让原告见了眼前一亮。

于是苏主动向翟要了名片,并以谈保险为由,主动约翟在外会面。翟经常与女客户打交道,自然明白苏对他有了意思。虽然翟对苏并不来电,但他干保险的业绩不彰,每月除了对付房租伙食便所剩无几,很需要找个有米的女朋友来雪中送炭,于是便顺水推舟,与找上门来的苏芳菲谈起了恋爱。

苏为拿下如皋小鲜肉不惜血本,除了掏钱邀翟看电影,泡咖吧外,还经常给缺钱男友代付房租和手机费。在相恋才半年时,苏就买了重礼去如皋探望未来公婆,还在同学朋友聚会时把翟装扮一新,隆重推出,赢得闺蜜同窗的交口称赞。翟对苏虽然心有迟疑,但看在钱的份上,尚能配合苏的演出。

到了2008年,年近三十的苏怕夜长梦多,主动向翟提议结婚。原想借姐弟恋找钱花的翟对此兴趣缺缺,便以年纪尚小,在沪无房为由加以推托。苏为了促成与翟的婚事,便去找母亲泡蘑菇,要她把父亲因公死亡的几十万元抚恤金拿出来,让自己去支付购房首付款,买一套按揭房来领证成婚。

苏母看出傍女人吃饭的翟居心非善,是为了钱财才与女儿虚与周旋玩拖拍,故从内心不赞成苏的姐弟恋。但为母的经不起女儿的软磨硬泡,想想亡夫留下的抚恤金虽是自己养老钱,但自己的钱最终都将留给女儿,于是就答应了苏的要求,把存有四十万元抚恤金的银行卡及密码都交给了女儿。

苏拿到钱后便要翟商量买房。翟说买婚房应由双方共同出资并具名,可是他实在拿不出首付款,所以羞于陪苏去看房买房,更没脸在其无名份的女方房屋里成婚。苏听出其潜台词是想无偿在房产证上加名,于是就未经母亲同意擅作主张,在按揭买房时把翟列为产权共有人,并在购房当天去领了结婚证。

苏买房时贷款一百万,其每月工资扣去房贷所剩无多,需要翟拿钱出来维持家计。可是翟在保险公司因业绩不佳而跳了槽,没干多久就被新公司辞退,成天窝在家里泡电脑。于是岳母搬到女儿家生活,把老房子租出去,帮助女儿归还房贷。此后翟在外打工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赚的钱还不够他自己花。

婚后第二年苏就怀孕了。但是在B超孕检时发现胚胎发育不成形,经医生建议后作了人流。一年后苏又怀了孕,结果被确诊为凶险宫外孕。畸胎被取出后,苏遵从医嘱隔了三年再度怀孕,想不到仍然是宫外孕。苏为了生育几度受挫,在医院病房几进几出,身体饱受摧残。而小丈夫却在家独自逍遥自在。

翟在结婚前一直靠苏的接济过日子,婚后基本无业的他对苏谎称找到了工作,成天在外吃喝玩乐,还在酒吧舞厅男女厮混。为了搜罗钱财,他先是乘妻子午夜熟睡之机,几度用她的银行卡去偷提现金。当苏发现后说要去报警,翟才不得不承认系其所为,并且写下了悔过书,保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但是翟的保证书墨迹未干,其又把家中的金镯银元拿去典当行换钱,还谎称其父病危需诊治,向苏家的亲戚借钱。苏从医院回来,在抽屉里看到了金镯银元的典当票,还得知丈夫向亲戚说谎借钱,气得大骂翟不是人。于是翟故伎重演,又向妻子写了检讨书和承诺书,答应每月拿出工资五千元来还贷。

但是说谎成性的翟根本没去工作,仍赖在家里靠老婆生活,而且还与其他女人在网上暖昩互动。当苏发现丈夫涉嫌出轨后,气得发狂怒骂。翟情急之下竟搧了妻子一巴掌,使苏的左脸立时肿起,经验伤系轻度脑震荡。苏被打后始悟出翟的无可救药,于是向法院起诉离婚,要求翟兑现承诺,净身出户。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受理后,便通知双方来参加调解。原告以被告手写的若干承诺书为凭,控诉被告在家偷钱偷金银,在外采野花偷人,夫妻感情已被恶劣被告在婚后践踏无余,现在唯有离婚。被告辩称婚后家产属夫妻共有,偷钱一说根本不能成立。其在外确有要好女朋友,但关系完全正常。

原告称婚房产权虽共有,但房屋首付及还贷均由其母承担,被告说过离婚时分文不取,故应兑现承诺,净身出户。因岳母的房屋首付及还贷均有银行单据为证,被告无从抵赖只得承认。但是对承诺“净身出户”一节,翟说是为安抚过激妻子随口说说。他表示同意离婚,但其父在婚房装修时出过十五万元,因房屋价值已翻番,他要求在拿到三十万元后才同意分手。

程敏梳理了双方婚姻经历,知道原告当初是为了吸引小鲜肉成婚而自愿倒贴房产,无偿让翟加名。现在婚房属于夫妻共有,原告再想让被告分文不取,净身出户,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而被告与原告结婚是着眼经济利益而非夫妻感情。这门婚姻的立足点有偏差,婚后又矛盾恶化,故还是以分手为好。

此前双方在订离婚协议时,被告曾签字同意拿到十五万元后房产归女方所有,后来又因食言反悔而被起诉。为了让双方各退一步,程敏先找原告做工作,说最高院的婚姻法司法解释规定,离婚夫妻共有房屋产权而一方并未出资时,房产归出资方所有,但应按现有房价的一至三成补偿给未出资方。使原告知悉个中厉害关系,表示愿意接受调解。

接着调解员又找被告做工作,说女方房产让男方无偿加名,可算是天下少有。但七尺男儿当自强,离婚时理应好聚好散,不宜借此过度索取而落为人间笑柄。被告经劝说也算是良心未泯,表示可以再作退让。于是经程敏居中调解,双方以二十万元达成了产权补偿协议,并在当天领取了离婚调解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10)|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