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39、辞退尘肺职工引发跨省缠讼  

2016-02-10 17:1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唐德录是南京五龄后,文革j时进入南京水泵厂当学徒工。文革后工厂改制为合资企业,后又被水行业跨国公司收购,唐也随之成为跨国外企旗下的南京公司员工。四年前唐被派到公司驻沪办事处工作。到年底公司组织体检时,唐的肺部因有可疑阴影而被诊断为“尘肺”。可是公司扣下唐的体检报告并隐瞒其病情,并以支付若干补偿费为代价,与唐解除了劳动关系。

唐过去曾长期在粉尘环境中工作,其肺部透视查出的“尘肺”阴影,实际上已潜伏着癌变。其离厂后不久就开始痰中带血,起先以为是气管炎发作,后来经三甲医院拍片,竟被确诊为“周围性肺癌”。因此时离公司体检仅一年,于是唐率领家属去医院闹事索赔,责问该院为何在一年前体检时未能查出其肺癌症兆?

医院调出了电脑存档资料,发现唐在医院体检时已查出"尘肺",其体检报告也已由公司领取,才使公司的阴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是唐以医院证明材料为根据,带着家属大闹外企南京公司,以被告隐瞒病情欺骗其同意解除劳动关系为由,要求确认解约协议书无效,并恢复原被告之间的原有劳动关系。

在信访部门的劝说引导下,唐先后向南京劳动部门和法院提起劳动仲裁和诉讼。尽管被告巧舌如簧,声称原告体检报告系被工会干部不慎丢失,为公司蓄意辞退患尘肺员工的行为百般辩解。但法院在查明事实后还是支持了原告诉求,责令被告与原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工资待遇维持其原有的每月三千七百元。

原告的不幸遭遇和艰难维权受到了各界关注,网络媒体纷纷转载相关报道予以声援,败诉的外企南京公司则饱受舆论讨伐,成为众矢之的。而原告的企图心也有所膨胀,其不再满足于恢复劳动关系,反而以其在发病前曾被派驻上海工作为由,要求按照外企上海公司的薪金标准,每月按八千九百元予以补发。

因为外企上海公司的工资标准比南京公司要高出一倍多,而且原告的劳动关系始终在南京,所以理所当然遭到了外企南京公司的拒绝。于是原告带着老婆和胞兄在南京公司以及外企在上海的集团总部辗转上访以施加压力。在长达两年的闹访中,其老婆突发脑溢血死亡,给他担任代理人的胞兄也患了脑中风。

此时原告的肺癌已发展到晚期,出现呼吸困难症状,其生命已进入倒计时。他在南京维权碰壁后殊死一搏,抱病来到上海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外企上海公司按照上海标准支付其高额薪金。因为原告劳动关系的相对方是南京公司而非上海公司,于是区劳动仲裁部门在查明有关情况后依法驳回了原告的不当申请。

接着原告以不服劳动仲裁为由,向上海某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外企上海公司按上海标准支付其薪资。他在别人搀扶下来到法院,称其肺癌系因被告当初刻意隐瞒病情,使他错失治疗良机所致,如果在沪诉讼落败,他就要放火焚烧上海公司,与被告同归于尽。还说他已联系上京沪媒体,准备对案件作连续报道。

案件审判长娄燕分析了案情,如果仅就法理而论,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法院可依法驳回其起诉。但是原告因南京公司的刻意隐瞒,其尘肺已发展为肺癌,原告本可以南京公司隐瞒病情延误其治疗为由,在南京起诉民事侵权赔偿。但原告不知是脑筋搭错还是受他人误导,却错误选择了跨省劳动诉讼。

合议庭劝原告撤回起诉,返宁另案起诉民事侵权赔偿。但原告不知是因病入膏肓而不可理喻,还是对返宁诉讼已失去信心,根本听不进法官的好言规劝。娄燕知道此案经媒体炒作已成为社会关注热点,如法院简单驳回起诉,半个身子已躺进棺材的原告极可能孤注一掷,以命相搏,制造出震惊沪上的恶性事件,媒体届时还会推波助澜,后果实难预料。所以从维护社会稳定大局考虑,此案只能以柔克刚,通过多方调解以争取化解矛盾。

经合议庭反复做工作,原告才同意追加外企南京公司为本案被告,并答应在法院调解期间停止闹访。但原告此前曾数度前往被告公司吵闹,媒体的炒作还使国家职业健康司派员对南京公司进行核查。所以当法官组织调解时,上海公司以原告非其员工为由拒绝参加,而南京公司则因对原告痛恨至极而一口回绝。

合议庭碰壁后,只能另辟蹊径,去虹桥开发区找外企集团公司做工作,指出其属下南京公司隐瞒病情辞退尘肺老职工,对病危原告负有法律上、道义上的双重责任,才迫使两被告转变态度,同意参与调解。南京公司在调解中起先一毛不拔,后同意给五万元人道补助。此后原告的肺癌转移到脑癌,其情绪又产生反复。于是法官紧急约见外企集团代表,请集团高管与南京公司董事长一起去探望了病危原告,并且提出了新的化解方案。

因双方的要价、出价有所接近,为了趁势打铁促成化解,在院庭领导的支持下,审判长娄燕与承办法官蒋萍等一早驾车直奔南京,请两被告一起到原告家中进行调解。经过近五个小时的马拉松谈判,终于以被告一次性支付给原告工资差额、伤残补助金、生活补贴、住院费、护理费等共计十七万五千元达成调解协议,使尘肺老职工的跨省维权诉讼终于和平落幕。

临别时,原告对上海法官为他不辞辛劳远赴南京就地组织调解表示感谢。他说:“我为了维权,三年内在沪宁两地三度仲裁,两次诉讼,内心积累的仇恨比癌症的病痛更令人痛苦,如今案件经法院调解终于得以了结,我心中的仇恨也放下了。虽然自己已余日无多,仍然要谢谢上海法官全力帮助我调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