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58、爱交友老婆碰上醋罐子丈夫  

2016-12-11 10: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归永新与被告汪美丽都是上海六零后,俩人在文革结束后高中毕业,一起分配到上海某服装厂工作。后来经师傅介绍成为恋人,谈了三年恋爱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结婚,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原告的性格偏于内向,在厂里埋头苦干,不善交际,所以工作了许多年仍然是裁剪车间的普通员工。

被告汪美丽是厂里的美女一枚,她性格活泼,待人热情,平时处事得体,说话中听,在厂里上上下下的人缘都很好。后来在厂工会组织改选时,她被高票推选为不脱产的女工委员。从此她下班后经常要留在厂里忙这忙那,节假日还要陪着厂领导去探望困难职工家庭,家务事大多要靠丈夫去料理。

原告对老婆在厂里任职,自己多干些家务尚能接受。但被告在厂工会组织职工文体活动,需要带头唱歌跳舞,与厂里男同事难免多有交往。厂里有个车间杨副主任擅长跳国标舞,其身躯伟岸,步态灵活,与身姿婀娜的被告跳起舞来珠联璧合,无人能敌,俩人去参加上级公司的舞蹈比赛还拿了奖。

当妻子与杨副主任翩翩起舞的得奖彩照在厂门口宣传栏里张贴后,厂里便开始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个要好师兄听说后,便私下提醒原告要管好老婆,小心别被戴上绿帽子。于是原告开始关注被告的社会活动并干涉其与男性的交住,并以社会上“人言可畏”为理由,不准她再与有绯闻的杨主任跳舞。

被告虽然性格平和,但也有其女性自尊。她承认自己在厂里与杨主任交往颇多,俩人也特别谈得来,但彼此并无感情暧昧,更无婚姻出轨。她对原告的无端猜疑与跳舞“禁令”相当反感,此后她下了班尽量早些赶回家去做家务,但是在工会活动中仍然“歌照唱,舞照跳”,并未刻意避讳与杨主任的交往。

原告除了家有住房外,其个人条件本不及被告,谈恋爱时是男追女的拎包族,婚后也仍然被女方气场所笼罩。故当妻子无视其“禁令”照旧与杨交往,以表明她不惧分手时,原告曾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因仍然放不下妻子及考虑儿子的成长环境,其犹豫徬徨好多年,还是没有勇气跨出离婚这一步。

虽然被告矢口否认有婚外情,原告也从未取得其出轨的证据,但生性多疑的他因日有所思,曾几度梦见被告与杨在外勾搭。等到夫妻同床时,其脑海便会浮现出老婆出轨的可怕梦境而性趣索然,难以为继。于是原告在千禧年与被告分床睡眠,俩人虽同居一室却井水不犯河水,从此没了夫妻恩爱。

后来服装厂被改制为民营公司,原告因裁剪手艺精湛被任命为车间总技师。更让原告感到欣慰的是,当年曾令其妻神魂颠倒的那位风流倜傥杨男神,在企业改制后被免去车间副主任职务,并因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之老话,在其即将退休前,被发现患有胃癌且属晚期扩散,提前去阴曹地府报了到。

原告在婚姻搅局者撒手归西后长舒一口气,心想其死亡婚姻尚有回生之可能。想不到被告退休后被推举为社区广场舞的领头人,还找了一个比她小好多岁的姓戚男舞伴,无论在社区或者公园跳舞,俩人都如影随形,寸步不离。原告在得知被告又觅“新欢”后如遭五雷轰顶,追问被告与戚有无婚外情。

被告称其与七零后戚某纯属舞伴,连对方手机号也不知,哪里会有婚外情。原告通过朋友去查了妻子的通联记录,却发现她与戚某有频繁的短信及电话联络。为了排除外来插足,原告经追踪盯梢找到戚某住处,并约他在茶室见面,警告对方不要破坏其家庭。但戚鲜肉却一脸无辜,否认与被告有染。

被告的蓄意撒谎,等于坐实了原告对妻子出轨的怀疑。他看着被告与戚舞伴长达数页的通话记录心如刀绞,其勉强维持十余年的有名无实婚姻,在儿子成年并找到工作后,终于走到了崩溃尽头。原告在二零一六年秋天向法院起诉,以被告两度涉足婚外情且执迷不悟为由,要求离婚并分割共有财产。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陈鸣受理此案后,鉴于原告敢在诉状上指名道姓写出其妻前后任的“第三者”,称被告在结婚七年之痒时即有婚外情,致夫妻分床已达十六年,其初步感觉是被告方的婚姻出轨属于一犯再犯,已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判断这门婚姻已经名存实亡,经调解挽回的希望已十分渺茫。

在调解中,原告称其因儿子年幼而长期委屈求全,想不到出轨被告在退休后旧病复发,实让他忍无可忍。被告对此全盘否认,自称除单位出差外每天都回家,何来婚外情可能。说自己因脾气直爽喜欢交友而很有异性缘,原告说的前任“第三者”是同厂男闺蜜,现任“第三者”则是其跳广场舞的舞伴。

当原告责问她为何要隐瞒与戚的通话情况时,被告说原告是个超级醋罐子,因怕加重其疑心病才出此下策,没想到原告竟会去开后门调查其通联记录,反而造成了更深误会。她说夫妻俩的性格爱好确实不合拍,但几十年都过来了,且儿子婚事将近,已没有必要闹分手,所以不同意与丈夫离婚。

陈鸣在婚姻调解中阅人多多,她见被告在庭上不慌不忙,坦然应答,俨然是“白天未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之神态,看来她要么是因心中坦然而确属无辜,要么是极善伪装,城府很深的情场老手。于是她把原告引到一边,问他到底有无被告出轨的证据?原告承认他确实拿不出证据,但他基于其婚姻经历,于内心高度确认被告与杨、戚都有婚外情,或者至少有感情出轨。

调解员知道原告是因爱妻心切而醋意极深,经日思夜梦,长期积累,已憋出近乎变态的疑心病。于是便劝原告,既然自己在内心仍舍不得妻子离去,当被告明确表示不愿离婚时,就不应在对方是否出轨问题上一味钻牛角尖而纠缠不休,倒是应该面向未来,争取夫妻破镜重圆,迎来婚姻第二春。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陈鸣对被告与戚舞伴之间是否存在着感情出轨,感到很难作出准确评估,但知道解开原告心病的那把钥匙,肯定是在被告身上。于是她顺着被告的说法,先批评原告对妻子的过于多疑,接着便充分肯定女方珍惜婚姻的态度,并劝她作自我批评并向原告表达一定善意。

在调解员悉心引导下,被告承认自己过去玩心较重,对家庭的关心及投入比不上丈夫。她说自己近年来双膝均有骨剌增生,以后一定会减少外出跳舞次数,帮丈夫多做些家务,在经济帐目上也要对原告公开。原告见被告竟破天荒对他放软档而受宠若惊,表示经慎重考虑,愿意撤回其离婚起诉。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