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57、老练调解员智斗狡猾出轨男  

2016-12-04 15:5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玉莲与符涛是七零后的上海小夫妻。他们在本世纪初经人介绍后相识恋爱,于二零零七年初登记结婚,至年底即生下一子。婚后男主外,女主内,家庭经济由符挑大梁。但符脾气粗暴,性格风流,经常在外夜不归宿,回家对碎嘴老婆还要连骂带打。婚后因双方吵得不可开交,第三年就去民政局协议离婚。两年后双方为幼子考虑,在亲友掇合下又去办理了复婚。

符在离婚期间搬去父母家住,并将其婚房长期对外出租。与乔复婚后,符以房屋出租年限未到为由,不愿收回其住房。而乔因与婆婆脾气相克而难以共处,所以在复婚后仍与丈夫分居。符虽与妻子恢复了床第之欢,但仍在外拈花惹草,与其他女性有暧昩往来。在复婚后的第二年,符就因婚外偷情被察觉而给妻子写下了承诺书,保证不再找其他女人搞婚外情。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符的保证书墨迹未干,又挽留外来女子在其住处共度良宵。妻子闻讯后前去守候捉拿未成,反遭出轨丈夫一顿暴打。乔愤然报警后,民警因第三者已越窗逃离现场,符又矢口否认通奸而未作处理。接着符就以夫妻感情业已破裂为由,在一年内两次向法院起诉离婚。法官因乔坚决不愿离婚并指责符有婚外情,故两度判决双方不准离婚。

到了二零一五年初春,符第三次起诉离婚,并主张由其抚养儿子,要求女方每月支付抚育费八百元并补付此前所欠抚育费三万元(儿子在复婚后仍由符单独抚养)。承办法官鉴于符过去虽有婚外情迹象,被告亦坚持不肯离婚,但符的起诉离婚已在法院三进宫,夫妻感情早已荡然无存,按照办案常规,理应考虑让他们离婚,所以在庭审中先针对儿子的抚养进行调查。

符以儿子长期随其生活为由主张抚养权,而乔认为符有婚外情品行不端而不宜抚养儿子,并以自己无稳定工作收入为由拒付抚养费。法官知道孩子长期跟爷爷奶奶生活,符的经济状况相对较好,为有利于保持孩子较为稳定的生活及学校环境,故在判决双方离婚的同时,判令儿子今后仍随符生活,乔每月支付抚养费八百元,并补付此前所欠的抚养费三万元。

法院判离后,乔没有提出上诉。因乔在判决生效后未支付抚养费,故符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执行庭先是督促乔自觉履行,但乔以本人目前无工作收入为由,几度予以回绝。后来执行员在调查其收入情况后,找她作警示性谈话,提醒她如果一味敷衍搪塞,蓄意抵制执行,将被法院依法视为老赖,届时不但会被列入失信公民黑名单,还有被处以司法拘留之虞。

乔之所以拒付儿子抚养费,除经济比较拮据外,还在于对出轨成性前夫的气忿难消。法院判决离婚时,因缺乏直接证据并未认定符有婚外情。但符在离婚后得意忘形,马上与越窗而逃的外来妹结婚,并在当年底生下一女。乔经打听,得知符在离婚时,其姘妇已怀胎有月,便据此反戈一击,以符婚内出轨生女,有违婚姻忠诚为由,向法院起诉并索赔精神损失费五万元。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陈鸣受理后,便通知双方来调解。原告因法院在判决离婚时并未认定被告有婚外情,还把儿子的抚养权判给出轨丈夫,现在还帮着符向她追讨抚养费而怀有较强抵触情绪,现在她抓住被告婚内出轨生女的把柄再度提起诉讼,除了想借此抵消被告的抚养费债权外,其实还想看看法院在这次诉讼中能否把一碗水端平,还她以公平与正义。

被告因前妻虽指控其婚内出轨生女但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所以一开始还犟头倔脑,对此拒不承认。陈鸣便把原告这花心萝卜引到一边,提醒说其后妻生下女儿的具体时间,在医院及派出所都有据可查,劝他决不要心存侥幸,刻意隐瞒。嘴硬心虚的符此时只得承认其女儿系二零一五年十月出生。陈鸣掐指一算,那时离法院离婚判决的生效之日仅有五个多月的时间。

于是被告又以其女儿系不足月早产儿为由,作百般狡辩。调解员陈鸣知道,被告是个屡教不改的花心男,其婚后不断偷鸡摸狗,还狡猾隐蔽其罪证,才在法院判离时侥幸逃脱了法官对其婚外情的认定。现在其离婚后才五个月就再婚生下女儿,属狡诈狐狸终于露出了偷腥尾巴,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掐住其七寸穷追猛打,把他钉牢在婚内出轨的耻辱柱上,替受害原告伸张正义。

陈鸣作为生儿育女的过来人,对被告撒的弥天大谎自然是洞若观火。她表示怀胎五六个月的早产儿体重不足一千克,若非医院作超特殊抢救,断无存活之可能,指出被告所言之荒谬。说如果法院去医院作调查,真相将立刻水落石出。被告至此只得放了软档,承认女儿确系其婚内出轨所生,请求在法院调解中与原告私下达成妥协,变通解决各自所面临的司法困境。

调解员陈鸣知道,最高法院在近年公布的指导性判例中,对离婚后追诉对方婚内出轨并主张精神损失费赔偿的无过错方,经审理如情况属实,可按《婚姻法》第四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对原告的诉请予以支持。因本案原告的起诉师出有名并有最法院判例可循,而且被告也自认了婚内出轨过错,如原被告都愿意在调解中商量解决相关争议,法院当然也可予成全。

可是被告虽承认出轨并愿作不忠赔偿,但认为原告起诉金额过高,以其收入有限无力赔付为由要求酌减。陈鸣知道,民事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一般以五万元为上限,如前述最高院的同类判例,也仅判赔一万五千元。但本案原告在蹉跎婚姻中饱受出轨丈夫所害,调解中赔得再多些也应该。她说符没钱支付也不打紧,可以从原告欠他的儿子抚养费中作抵扣。一下子就把哭穷被告的嘴给完全堵上了。

因原告起诉之本意就是要抵消被告对儿子抚育费的申请执行,而且在被告认错认赔后,原告的气也消减大半,所以双方在调解员劝说下一拍即合,当即达成如下协议:被告愿赔偿给原告五万元精神损失费,并将此款在原告目前所欠及今后应付的抚育费中抵扣。原告在达成协议当天向法院撤回了起诉,被告亦向法院撤回了抚养费执行之诉。俩人原先所面临的强制执行困境与赔偿婚姻出轨难题,亦随之一并化解。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