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46、迁户口违约金变成无底洞  

2016-04-24 14:0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郭德伟是土生土长上海男,他大学毕业后工作顺风顺水,收入节节攀高,年过三十已有不菲存款。因为与未婚妻已谈婚论嫁,女方工作单位在虹桥路一带,于是他在父母资助下筹措了购房款,准备在沪西中外环地段就近购买一套二手婚房。经过一段时间的看房选房,原告看中了一套金汇路上的两室一厅。

挂牌卖房的被告顾谷生是个年近六旬孤男,其前妻病亡,女儿出嫁,剩下的唯有金汇路这套住房。去年他搭识了一湖北籍中年女子谭春艳,对方离异单身,风姿绰约,几度约会便把人老心未老的顾勾走了魂,追着赶着想把对方娶回家。谭说死过人的房子有晦气,只有把房子置换掉,她才可能考虑嫁给原告。

因谭从事过房产中介,对房屋置换熟门熟路,被灌饱迷魂汤的顾欣然答应卖房。因金汇路房源稀缺,其挂牌不久便被原告相中。经中介掇合,双方达成买卖协议,约定被告须在二零一三年九月收到首付款后迁出户口,若逾期未迁,须按每日一百元支付违约金。被告女友谭某还以保证人身份在协议上签了字。

但房屋首付款到手后,顾却推三托四,迟迟未将其户籍迁走。因被告在履约过程中存在违约,经中介调停,原被告又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原告可保留五万元房款作为尾款,等被告把户籍从金汇路迁离后再付。被告保证在原告银行贷款到帐后一月内将户口迁离,逾期则须按每日一百元向原告支付违约金。

原告办出房产证后,被告仍未迁走户口。因原告留有五万元尾款未付,乐得每天坐扣被告一百元违约金。谁知到二零一五年六月被告已逾期五百天,其留在原告处的尾款被抵扣完毕,但被告仍未迁走户籍。于是原告在二零一六年初向法院起诉被告及保证人谭某,要求对方迁离户口并赔付违约金两万余元。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许永亮通知双方来调解。文质彬彬的原告以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为凭,要求被告履行迁户口义务并支付相应违约金。被告对证据无可辩驳,但称其户口现在没处迁,以后也迁不掉,而且他是个靠政府吃低保的困难户,每天一百元违约金对他已是个无底洞,其根本没能力支付。

原告责问已如数收到卖房款的被告,怎能凭空耍赖,推托付不起每天一百元违约金?被告闻言却眼珠血红,青筋爆起,拍桌骂人,声称要钱分文没有,要命还有一条,原告想咋办就咋办,他只能“横竖横”了。调解员一看这阵势不对,感到被告似有难言之隐,就暂且让原告方回避,容他单独找被告询问究竟。

原来被告卖房后准备让谭帮着另购房屋,所以收款后便转入谭的银行卡,只等谭买房后再将其户籍迁入并与谭成婚。不料谭在房款到手后隐身不现。顾自知已上当受骗,但自己曾书面委托谭买房,控告其刑事诈骗也不能成立。现在他房飞钱丢无处住,原告还逼着要迁户口赔违约金,也难怪他要走极端。

许调解员经侧面了解,得知被告所述无误。许知道公安过去坚持一房一户原则,在卖方未迁户口时不准买方落户,现在已调整为允许卖房人保留户籍,同时也不妨碍买房人申请落户。原告在按约定抵扣掉对方五万元尾款后,仍盯着被告讨要违约金,其行为虽于法有据,但在情理上却委实做得有些过份。

调解员明白,被告在卖房款被谭卷走后买房无望,其户口看来将永远迁不走。每天一百元的迁户口违约金,对于有钱人可能只是小菜一碟,但对于靠政府低保金来维持生计的被告来说,无疑已是其无法应对的巨额债务。如要他年复一年地按协议支付违约金,将无异于灭顶之灾,会将其晚年彻底埋葬。

于是许调解员单独找原告做工作,称被告系受骗上当的低保户,现在居住无着落,户口无处迁,更是无钱可赔。而且双方约定的户籍违约金明显偏高,若原告提出申请,法院对此依法可作出调整。劝已经取得户口本的原告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把走到乌江口的被告逼入绝境。原告也算是通情达理之人,在听劝后内心有所触动,自愿向法院撤回起诉。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