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49、房产加名逼得离婚男走投无路  

2016-05-20 15:0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施静宜只是个九岁小女孩。她在父母离异后跟随其父生活。后来父亲置换了房屋,改娶了继母,其生母便以女儿法定代理人身份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再婚的前夫兑现此前向她作出的承诺,确认女儿对被告名下房屋拥有一半产权,并立即把原告的名字添加到新购房屋的产证上去。

原告生母严晓丽是浙江八零后,她世纪之初在上海念完大学后进入外贸公司工作。担任部门经理的被告施永业看上了年轻美丽的严,对她展开了强烈的感情攻势。施是安徽七零后,他大学毕业后来沪打拼,年届三十已在沪购房买车并取得户口,虽然年龄比严大了近十岁,但外貌长相还算过得去。

相恋第二年,严晓丽便被施经理攻破堡垒怀有了身孕。她与施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并在二零零七年生下女儿施静宜。因茅台路婚房属男方婚前财产,严在结婚后要求在婚房产证上加上她的名字,结果却遭到施的断然拒绝。此后严拿了工资便自己攒着,家中的所有开支均由丈夫去负责。

妻子产证加名未遂,成了夫妻感情破裂的导火索。婚后双方因年龄差距较大,在家庭生活中矛盾百出,摩擦不断,再加上双方家长的掺和搅局,使婚姻烽烟四起,在勉强维持七年后终于划上句号,于二零一三年办理了离婚手续,约定女儿由男方抚养,严的户口暂留茅台路,等她买房后再迁走。

男方不知是早就暗渡陈仓,脚踩两条船,还是男人四十一枝花,对异性吸引力超强,很快便有他女投怀送抱而喜结良缘。因女方别无他求,仅要求施把旧房置换成新屋。于是施就把茅台路房子挂牌出售。因为买房人非要施保证在成交后必须把前妻的户籍迁走,施只得硬着头皮去找严进行谈判。

严女士本来就因与施夫妻一场,最终未能房产加名而耿耿于怀。此时前夫为了给后妻换购新房而请求她迁户口,她便乘机讨价还价,以让女儿对茅台路房产拥有一半产权为条件而软硬兼施,逼前夫写下一份“离婚补充协议”,称茅台路房屋由施与女儿各半所有,承诺要将换购新房登记为父女共有。

双方签订“离婚补充协议”后,严按照约定把其户籍从茅台路迁出,然后坐等被告兑现其承诺。但是施与后妻看中的住房比茅台路旧居要贵出两百多万元,除向银行贷款外,还有五十万元资金缺口尚需解决。后妻自愿把其工作多年所积蓄的存款全拿出来,但要施在房产证上添加她的名字。

此时施已卖掉茅台路旧房,并与后妻成婚。虽然他已答应让女儿在产证上加名字,但他在买房时还是瞒着后妻,不想过早把此事捅破。等到房款付清,房屋到手后,他再拿出与前妻所订“离婚补充协议”找后妻摊牌,表示事到如今他已别无他法,只能把女儿与后妻都登记为房屋产权共有人。

施的后妻为人尚可,对继女亦能包容。但得知此事后难免大怒,她拒绝让继女共同享有房产权,声称要与施离婚并索回其已付购房款。但房款早已付出,施哪里还拿得出钱。于是后妻盛怒之下与丈夫分床,逼施筹齐赔款后去办离婚。而施的前妻则不断发来短信,责问施何时能兑现承诺。

因为施在买房后久久未能办出共有产证,并拒接前妻的电话,严料定施再婚后食言生变,便在二零一六年初春向法院起诉,要求前夫及其后妻按照约定让她女儿产证加名。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许永亮受理后通知原被告前来参加调解。前妻责问被告缘何言而无信,不让女儿产证加名?

被告在应诉前经高人指点已做足功课,他说自己先前承诺让女儿产证加名,其性质属于民事赠与。依照民法有关规定,赠与人可以在事后撤销赠与。故“离婚补充协议”对他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而且争议新房系他与后妻共同出资、贷款所购,其未经后妻同意所作的单方承诺加名,依法也应属无效。

调解员许永亮梳理了本案法律关系,觉得原告与继母之间并不存在契约关系,其起诉继母于法无据。经当庭释明后,原告方撤回了对继母的起诉。对于被告提出的“撤销赠与”一说,调解员认为确属于法有据,表示原告方如果硬要坚持诉讼到底,其结果只能是失败而归,劝原告方三思而后行。

被告还算知书达礼,他说亲生女对他血浓于水,现在后妻对女儿也很好,最终这房子仍会有女儿的份。现在逼着让女儿加名,会拆散其再婚家庭,所以他准备采取折衷方案,让女儿与后妻都不在产证上加名以取得平衡。他恳切要求前妻理解其现在处境,并保证其以后一定会对女儿好的。

调解员明白,本案房屋系被告再婚后购买,其后妻无论加名与否都是房产共有人,而原告对该房并无法定权利,其在产证上加不加名对其大不一样。但是在被告撤销赠与后,原告继续诉讼将必输无疑。俗话说“两害相较取其轻”,与其打输官司毁了父女感情,倒不如主动撤诉,日后倒还有受赠房产之可能。

原告方听劝后沉思许久,表示要回家好好想想。时过半月,原告代理人再度来法院找许调解员,说她回去后想了又想,因为女儿今后要在被告家生活,自己对被告再婚后的处境也能够理解,相信他以后会对女儿好的,所以自愿来法院撤回起诉。许调解员为严女士做了撤诉笔录,使本案得以和平终结。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