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47、女婿为夺回爱女状告岳父侵权  

2016-05-08 14:2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零后的谷德海出生在上海下只角的普陀区,从小在苏州河边的棚户区里滚打长大。出身贫寒的谷读书很争气,一路从公立高中考入上海外贸学院。本世纪初大学毕业后,有幸被浦东某外企公司招录,工作数年后因业绩出色被提拔为部门副经理,年薪已达两位数。谷个高体健,工作出色,自然会在单位里遭蜂引蝶,受到年轻女同事青睐。但他遵从其父母意见,只想找个上海本地姑娘为妻,所以对本公司向他示爱的外来妹一概婉言拒绝。但是公司里的上海姑娘眼界都很高,对于无房无车的高个型男可以相处解闷,不能谈婚论嫁,所以谷在恋爱路上几经蹉跎,年过三旬仍是王老五一个。

二零一二年初春,谷在洽谈业务过程中,结识了对方谈判代表顾颖颖。顾与谷同龄,出生于沪西老洋房,祖上是民族资本家,家里有古玩收藏。她在财大读研后进国企工作,因才女心气甚高,其父又强调择婿须门当户对,一来二去便有所耽搁,三十好几仍是单身女一枚。后来公司间的业务未谈成,但谷与顾却彼此心生好感并密切交往。等到被女方父亲察觉,经盘问得知无房无车的谷出身棚户区而紧急叫停时,女儿早已与谷男欢女爱越过界限而怀有身孕。其父虽然对谷憎恶至极,因宝贝女儿属超龄怀孕且执意要生,当父亲的也不忍心逼其坠胎,只得眼睁睁看着她未婚先孕并生下一女。

外孙女降生后,须根据父母结婚证或法院私生子裁判才能报户口。顾的父亲此时无力回天,被逼无奈接受这门婚姻,由女婿在浦西内环租了一套高层两室一厅装修房,让坐完月子的女儿与谷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并补办了婚礼酒席。虽然奉女成婚的女儿口口声声称其对谷系主动爱恋并自愿以身相许,但其父却认定棚户区女婿对其爱女一定是明知配不上而先下手为强,硬把生米煮成熟饭以逼岳父母就范,所以其内心就象吞了一大把苍蝇蛆蛆般恶心难受,对于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婿始终恨的牙痒痒,见面后说不上三句话就会口出恶言和他吵起来,每次都闹得怒目相瞪,不欢而散。

岳父虽然对女婿深恶痛绝,一百个看不上眼,但在家里还是给爱女保留了温暖闺房,让女儿能带着外孙女常回家住住。因翁婿交恶很深,女婿上门曾屡遭辱骂,所以谷发誓此生决不去岳丈家登门。后来顾怀了二胎只能把幼女交给父母照料。当她生下儿子后,小夫妻俩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婴儿,只得继续让父母照顾其女,连学前教育的择校、付费也都由俩老代为操办。因岳父母并不差钱,为外孙女耗神费力也心甘情愿,经过两年多的隔代抚养,他们把乖巧外孙女视为掌上明珠心头肉,从不让其离开顾家半步。谷几次发话,让妻子把女儿带回家让他看看,都因遭岳父拒绝而未能如愿。

谷在二零一六年初向岳父发出最后通牒,称对方若在春节期间再不让女儿回家与他共享天伦,就要去法院与其对簿公堂,依法夺回女儿监护权。因老丈人对女婿的警告置若罔闻,仍不让外孙女返家与谷相聚,谷便在春节后不惜血本付出两万余元,聘请律师为其代写诉状,以夫妻俩为共同原告,向法院状告霸住其女不放的老丈人,要求“依法确认俩原告对女儿享有监护权,并判令被告停止对原告监护权的侵犯。”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受理后,因女婿状告岳丈侵犯女儿监护权尚无先例,先请教于相关审判法官,在得知法院难以对此作出裁判后,便通知原被告先来法院进行调解。

在调解现场,久未谋面的翁婿俩为小辈监护权对簿公堂,气氛显得相当尴尬。当谷陈述女儿被被告强留在家长达两年多,致使其父女长期不能相见而侵犯其监护权时,被告却愤愤然怒目瞪视原告,说他们出钱出力替原告精心抚养外孙女两年多,并未得到白眼狼女婿的丝毫感谢,反而被他恩将仇报告上法院而气愤难平。他说自己从未禁止女婿上门来探望其女,反而是失德女婿目无岳丈,从不登门而有违孝悌。为了让幼儿能从小少受负面影响而健康成长,他确实不同意让品行失修的女婿将外孙女带走。如果女儿非要与女婿一鼻孔出气而带走孩子,那就得先解除掉父女关系。

调解员程敏见双方的对话火药味很浓,就暂停调解,先与俩原告进行沟通。程敏说原被告都是未成年人的至亲,被告当初的代为抚养外孙女显然出于原告的信任与托付,按目前情况看其做法虽有些过份,但还谈不上侵犯原告监护权,故建议做女婿的原告改变诉讼策略,在法院调解中先向老丈人表谢认错以求得宽谅,争取对女儿的返家相聚达成妥协。脾气很拧的原告虽答应照办,但是到了再度调解时,其仍然板着一张臭脸僵在那厢一言不发。其妻说她可以从父母处把女儿带走,但这样做就会重创父母之心而决不可为,于是她当即在诉状上原告处划掉自己名字,表示单方撤回起诉。

当妻子撤诉后,就剩下做女婿的在法庭上与岳丈单兵对垒。翁婿俩都是说一不二的倔驴和拧男,接下来的调解只能是无功而返。于是调解员单独再做女婿工作,指出原被告之间所谓的监护权之争,其根源在于翁婿关系的长期恶化,现在被告已明确表示不反对原告前去探望女儿,若原告执迷不悟非要诉讼到底,还会使夫妻关系亦面临破裂的危险。而法院在此情形下也不宜推波助澜,,贸然对本案作出裁判,故力劝谷以退为进,暂且撤诉以图改弦更张。谷也明白自己即使能依法讨回女儿,也将冒失妻之险,经左右权衡实在别无他法,只得表示尊重妻子的意见,双双向法院撤回了起诉。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