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51、经组织干预的僵尸婚姻被终结  

2016-06-02 09:1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汤永军是出生在上海市区的五零后,文革时别人上山下乡去农村,他却光荣入伍去当兵,复员后被分配到市公用事业局工作,在基层施工队搞管线敷设,并经老师傅介绍与被告霍爱玲处上了对象。霍是纺织厂女工,模样与人品都不错,因彼此条件相近,年龄相仿,俩人在打倒四人帮那一年登记结婚。

文革后,被告作为三班倒的纺织女工,生下儿子后忙得走投无路,每天早起晚睡,一心扑在家务上。而原告则在努力工作的同时,考上了市里的业余大学,早在八十年代就先后取得了专科、本科文凭。作为拥有高学历的党员军转干部,他很快进入了组织部门的视线,并成为上级党委内定的梯队培养对象。

上海在九十年代兴起了城市大开发高潮,与住宅公建配套紧密相关的公用事业单位马上成了香饽饽,原告收入很高而且福利多多,而被告所在的纺织厂却风雨飘摇,面临残酷的关停并转。后来原告在党校读书时承蒙几位同学帮忙,把即将下岗的妻子调入商业系统工作,在沪西百货商店担任专柜营业员。

原被告在家中女主内,男主外。妻子操持家务,相夫教子,让丈夫专心干事业,使他仕途一路顺畅,从基层小头头提任为科、处级干部,并在公用事业局改制为集团公司后,先担任子公司总经理,接着又跃升为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此时原告身边凤飞蝶舞,美女如云,与家里的五旬老妻反差不要太大。

大权在握的原告起先面对女色诱惑尚能自制,坚持兔子不食窝边草。但他在建造公司大楼过程中邂逅美女监理师小李后,深为其美丽容颜及高雅气质所打动,俩人互相倾慕,建立了情人关系,并由原告出资在外筑起了私秘爱巢。虽然对方并未逼他离婚,但原告总觉得于心不安,总想给心上人以婚姻名份。

在汶山地震那年,原告向妻子摊牌,表示愿将家中两处房产中的大套留给她,要求和平分手。被告起先坚持不离,后来经不住丈夫苦苦哀求才去协议离婚,大套住房产权也转归被告所有。等到向组织申报本年度个人重大事项时,原告踌躇再三未敢漏报其婚变。总公司党委经内查外调,认为其离婚涉嫌有小三插足,马上找他作警示谈话。

领导严正指出,原告作为子公司党政一把手,在遵纪守法,维护婚姻稳定方面 应作表率,责令被告知错即改,马上复婚。原告知道自己若违抗领导指示,其结果只能是婚外情暴露无遗并被撸官免职。他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痛苦选择,乖乖与被告去民政局复了婚。但夫妻俩开始分房睡觉,从此再没有男女房事。

原告在办理复婚并保证斩断与李的婚外情后,才取得了总公司领导的宽谅。在此后的干部轮岗中,他被调去另一子公司任总经理,虽然职位有所下滑,但保住了正职待遇。原告无奈与李分手后,曾劝她另结良缘。但人近中年的李对他一往情深,时过多年仍然独守闺房,单身不嫁,使原告内心深感对不住她。

原告在儿子结婚成家后,又对妻提出离婚。其妻以组织上仍会出面干预为由,要原告先辞官再离婚。原告不假思索便辞掉总经理退居二线,但被告却以儿子坚决反对为由食言。此后原被告又勉强维持了两年,直到二零一六年春天儿子总算松了口,原告再去找被告商量协议离婚时遭拒绝,才无奈向法院起诉离婚。

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受理后,便通知原被告前来参加调解。原告相貌堂堂,两鬓染霜,称其与被告在八年前情缘已断,若非组织出面干预,他决不会与被告复婚。此后的无爱婚姻已形同僵尸,令双方都饱受折磨,痛苦不堪。只要被告同意离婚,他愿将家中另一套房产也给她,并补贴其一笔钱款。但被告仍未答应。

调解员程敏知道原被告因各方面落差太大,夫妻感情早已荡然无存,唯因组织干预及原告恋官而被迫在形式上复婚,才使这门僵尸婚姻又苟延残喘了整八年。被告受妇女从一而终旧观念束缚而不甘沦为弃妇,才在离婚问题上转不过弯来。根据婚姻法的夫妻感情要件作评判,象原被告这样的死亡婚姻确应解体,当初组织上的强令复婚属于好心办了糟糕事,使原被告重陷死亡婚姻泥淖,饱受折磨八年仍无法脱身。

同时调解员也明白,原告表面上愿意拿出全部房产净身出户,实际上却另有其一番精算。长期担任大公司老总的他年度收入相当优厚,除了家中两套房产外,金屋藏娇的他肯定还暗藏存款、股票等私蓄,而且他深知妻子的因循守旧及爱子若命,其离婚后决不会觅夫再嫁,他留给被告的两套房产最终都会完璧归子而大可一百个放心。

调解员摸透了双方想法,于是就做被告工作,说原告婚内出轨道德欠缺,但死亡婚姻久拖无益,对女方伤害更大,劝其抛弃幻想,该断则断。被告内心对死亡婚姻早已绝望,听劝后算是找到了台阶,于是改口同意离婚。在调解员主持下,双方就家中房产全归被告,原告另行补偿给被告五十万元达成了协议。等到原被告分别签领了离婚调解书,这起经组织干预而僵持八年的尴尬婚姻终于得以终结。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