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52、男人的赌瘾不亚于毒瘾  

2016-07-08 17:2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陶丽与被告吴永清都是上海八零后,他们在大学校园里相识,毕业后有了工作才开始谈恋爱。因男方家里有两套住房,家庭条件很不错,被告又是不近烟酒,生活节俭的顾家男,所以在相恋两年后便结了婚,婚后第三年就生下了宝贝女儿。家里的公共开销由公婆负责,平时的家庭生活波澜不惊,可称是幸福美满一家人。

因为女儿在白天有婆婆照看,买菜烧饭的事由公公包揽,晚上喂奶粉、换尿布又是原告专理,所以当了爸爸的被告仍十分悠闲,除了外出游玩外,一有空就泡在网络虚拟世界里难以自拔。原告虽然对懒惰丈夫很是不满,但是只要小夫妻俩有了口角,公婆俩都要帮着儿子说话,原告只得眼开眼闭,听任被告通宵达旦泡在网上打游戏。

二零一五年五月,原告发现被告存有十多万元的银行卡竟出现了透支,问他到底用了些什么,也支支吾吾讲不出个所以然。后来原告趁被告不在时打开其电脑,才发现丈夫已沉迷于网上的赌博游戏,而且是屡战屡败,赔钱无数,其银行卡透支的秘密也随之大白于家庭。原告几度好言相劝,被告都只当耳旁风,于是夫妻俩从此争吵不断。

到了二零一五年国庆后,在外欠下巨额高利贷的被告被一伙凶神恶煞,身上纹龙画虎的地下钱庄保镖押送到了家里,原告及公婆才知道被告因沉迷于赌博游戏,已欠下上百万元的高利贷,而且还把家里的房产证及户口本都押在钱庄老板手中。对方临走时还替钱庄老板撂下狠话,说若不在年底归还所有欠债,就要断被告手指,挑被告脚筋。

事发后,已被f地下钱庄逼到乌江口的被告痛哭流涕,向原告和父母和盘托出其越陷越深的赌博历史,说自己因一时糊涂,鬼迷心窍才染上了赌瘾,央求她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帮助他筹钱还债,渡过眼前难关。原告虽然对业已涉赌很深的丈夫恨得牙痒痒,但是看在年幼女儿的份上,无奈还是给予了原谅。

对于被告因赌博欠下的巨额高利贷,原告曾想过是否要向公安报案,但一想到报案后丈夫可能会遭受处罚留下污点而工作难保,而地下钱庄那里即使能借公安出面而吓退逼债者,但此后潜伏的黑道人身报复危险将缠绕被告一生。全家人思来想去,最终仍决定破财消灾。除了向亲友借钱外,还被迫卖掉家里一套住房,才凑够了连本带利替被告归还高利贷的钱。

原告本以为家里人为挽救被告而卖掉房屋归还其赌债,此事的惨痛教训可谓刻骨铭心,被告一定可以金盆洗手,浪子回头了。不料被告歇赌还不到一个月,又抵不住网上赌博游戏的强烈诱惑,瞒着家里人在暗地里重操旧业。自己的银行卡透支到限了,还在深夜里偷着用原告的银行卡去支付“游戏”费用,并刻意删除掉老婆手机上的银行支付信息。

等原告取现金被拒,知道自己银行卡出现异常支出后,去银行拉出了账单,才发现上面有许多笔的游戏付费。被告玩的偷钱把戏被老婆揭穿后,其又是痛哭流涕,又是写保证书,说自己并非恶习不改,只是不甘心家里那么多钱被游戏卷走,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于是在被告指天戳地保证永不沾赌后,善良的原告再度原谅了他。

被告也想戒赌。可惜国家仅设戒毒所,没办戒赌所。染上赌瘾的男人会象吸毒者那样产生心魔,他在暴徒上门逼债时会吓得暂时息赌,但时过境迁后就会难挡赌神的诱惑,鬼使神差般再入赌博页面,继续其屡赌屡败的恶性循环。父母忍痛把上百万元卖房钱打到他的卡里,让他去还清所有高利贷,但是他只还掉其中一部分,剩余的几十万元仍然用于游戏赌博。

二零一六年二月,家家户户都在欢度春节,原告却因为丈夫没完没了的赌债与其争吵不休。被告又写下保证书哀求妻子再帮他还债,而不明事理的公婆还火上浇油,非要媳妇把个人存款全拿出来帮被告堵窟窿。原告知道无救丈夫的赌债已成无底洞,自己所存的几万元已是母女俩的养命钱,哪肯再往这个坑里填。原告一气之下带着女儿住回了娘家。

原告临走时,公婆知道因儿子不肖,媳妇这一走将凶多吉少,便拦着挡着反复哀求,只差没有跪下来。原告临走时虽说过永不回吴家门的气话,但内心只是想分开过一段日子,希望其离开能警醒嗜赌丈夫,等他改恶从善时再携女回门。但是当原告为女儿读幼儿园去吴家要户口本时,婆婆却非要原告住回去才肯给,且又碰见了再度上门逼债的地下钱庄保镖。

哀莫如心死。原告至此心如死灰而起诉离婚。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员程敏通知双方来调解。被告外表文质彬彬,根本看不出是个逆天赌鬼。夫妻俩知书达礼,身高长相很般配,若非赌博作祟,本是很不错的一对。调解员一开场总得劝说双方复合,但原告顿时把头摇得象拨浪鼓,说她已给过他N次改正机会,但被告的赌瘾已成心魔,就是送他去阴曹地府也不可能戒掉。

原告说被告嗜赌如命,已无可救药,这婚是非离不可。被告起先还硬拗有夫妻感情,为了女儿不愿离婚,后来他看到妻子去意已决,实难挽回,才松口答应离婚。因为女方早已把嗜赌丈夫视为恶魔瘟神,所以在商议离婚时只字不提房屋财产分割,连结婚时的嫁妆也不要了,甘愿携女净身出户。对女儿今后的抚养费,说被告能付多少就多少,压根没指望这赌鬼能兑现。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